当前位置:论文网 > 毕业论文 > 正文

坚持就是胜利探索

来源:UC论文网2019-05-18 09:42

摘要:

  近日,《中国纺织》杂志总编辑孙淮滨通过新浪网络直播,向外界传递了振聋发聩的观点:中国的纺织行业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夕阳产业,目前的困难是暂时的。他并呼吁国家出台相关政策为广大企业松绑。减少产业升级过程中的“阵痛”。  作者:余宝  减少产业调整的阵痛  主持人:前段时间中国纺织工业协会走访了中国相对纺织产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像浙江、江苏、山东等地,这是中国几个纺织行业、化纤行业产业集中的地区,...

  近日,《中国纺织》杂志总编辑孙淮滨通过新浪网络直播,向外界传递了振聋发聩的观点:中国的纺织行业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夕阳产业,目前的困难是暂时的。他并呼吁国家出台相关政策为广大企业松绑。减少产业升级过程中的“阵痛”。


  作者:余宝


  减少产业调整的阵痛


  主持人:前段时间中国纺织工业协会走访了中国相对纺织产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像浙江、江苏、山东等地,这是中国几个纺织行业、化纤行业产业集中的地区,这些企业中发展比较好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孙淮滨:我们的纺织行业有两个代表着发展主流的方向,一个是科技,一个是品牌,这两块如果我们的企业和公司有比较强的竞争力,他们的生存、发展应该说现在还是不错的,而且很有发展前景。如浙江萧山地区的化纤企业、烟台氨纶等公司都是以技术进步、产品差异化为特征的纺织企业。此外现在像服装、家纺的上市公司,他们的利润率是很高的,绝对高于平均的一般利润率,为什么?因为它有品牌,有品牌的附加值。所以现在好的企业、优势企业往往是在科技和品牌有优势的企业。这次面临的困难恰恰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我们要加大结构调整,这种调整的方向实际上已经非常明确。但是我们觉得,因为纺织是跟就业、民生直接关系的产业,调整的过程应该平稳一些,不要给社会带来阵痛,这是很关键的一点。


  主持人:有一些极端的观点认为,“小企业该死的就死掉吧。大企业该发的就发吧。”您怎么看这个观点?


  孙淮滨: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因为中小企业在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是量大面广。前道的化纤行业大块头多,确实是资金密集型的。往后道走,有许许多多中小企业。它和农民就业、三农问题的解决、城镇化和社会稳定等方方面面的关系非常密切。所以解决问题不能纯粹从经济角度出发,而应该综合社会和政治角度。因为我们这个行业不是简单的就是一个产业,还跟整个社会的稳定、发展,解决民生问题这个目标维系在一起。当然结构调整是需要的,但是结构调整我们是希望不要有过多的阵痛。


  主持人:您说的阵痛是什么?


  孙淮滨:我说的阵痛就是,如果这么下去的话,大部分企业会在短时间内倒掉。有些企业觉得让别人死掉,让我好好活着,似乎很符合优胜劣汰市场竞争规律,讲究效率。但是我们看待这个产业的发展不能纯粹从这个角度。


  主持人:您觉得应该从什么角度?


  孙淮滨:我觉得应该兼顾起来。我们对好企业、大企业,因为它自身的能力比较强,更多让它怎么进一步发挥优势。我们对中小企业相对比较弱的企业,还适当给予一些扶持,但这种扶持是有度的,并不是要保护落后,并不是要延缓结构调整的步伐,而是需要有一个引导。这个引导的方向非常明确,无论是大企业、中企业、小企业,我们的方向都是朝着产业升级、转变发展方式,具体来说就是科技和品牌,朝这个方向去走。你走上去的就上去了,走不上去自然就淘汰了。


  企业面临的资金、税收、法律困境


  主持人:我看到很多网友给我们留言,他们可能也是一个纺织企业,提出希望当地的政府能不能设立一些扶持性的中小基金来帮助他们做研发。因为企业规模很小,本来利润就已经很薄了,哪里有资金再去做研发呢?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税收的问题。他们提出税收上是不是能给企业一些帮助,做一些调整?因为税收对现在很多企业来讲也压力非常大。另外,纺织行业是一个劳动力密集型的企业,现在《劳动法》的颁布,可能对这样的企业来讲,本来利润已经压得不能再低了,如果现在劳动力成本再这么上涨,很多企业几乎是接近于零利润。


  孙淮滨:你说的这三个问题,我们都非常关注。


  一个是中小企业的技术改造问题,因为它自我的服务能力、提升能力比较弱。现在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也非常关注这个问题,我们在很多产业集群地,因为这都是中小企业密集的地区,纺织的、服装的密集地区。我们和当地政府一起建立专门面向中小企业技术改造、技术提升的中介服务平台,这样有一个社会化的服务机构,来帮助他们提升。这是一个问题。税收问题一会再说。第二个问题,你刚才说到劳动密集型行业的问题,现在新的《劳动合同法》确实比较严格,如果严格执行,我们有些企业确实在用工成本上会有一个大幅度提升,本来利润就很薄了,因为劳动力成本本身就是上升的趋势,再加上严格执行加班费、社保,这么一加,我们企业肯定是难以承受的。


  主持人:是不是应该对纺织行业的用人在劳动法方面有一个变化呢?


  孙淮滨:针对特殊行业的特定情况给一些细则或者过渡期,这是一个良好的建议,但能不能行得通也很难说。


  主持人:科技和和品牌的提升都是需要钱的,作为一个中小企业,钱的问题怎么解决?还有网友问:在宏观大环境无法改变的前提下,政府能不能以提高出口退税率来作为扶持纺织行业重新焕发生机的良药?


  孙淮滨:科技、品牌的提升需要有很多行业措施,但同时我们也希望政府的政策有一个倾斜。现在我们谈的问题有些属于解决企业生存危机的问题,有些是属于需要提升的问题。现在很多出口方面的政策,包括汇率、退税等这些政策,对纺织的出口都不是很有利。人民币升值这个问题,涉及到一个大政方针的问题,这是一个国家宏观大局的问题,从行业角度来说,我们怎么去建议呢?除非是希望它能够不要那么快,给我们一个预期能够相对比较清晰一点的,国家能够加强一点主动控制这样一个政策的取向。但是在这方面,我们的出口可以说损失是很大的。所以,我们希望能不能通过提高出口退税率这样一种方式,将汇率那一块的损失给企业找补点回来,这样做一个平衡,不至于两个政策对我们的出口都不利。


  主持人:您觉得这还是有可行性的是吗?


  孙淮滨:这取决于政府决策部门怎么来进行平衡,全局考虑。但从我们行业角度来说,我们是希望它能够提高。


  主持人:有人认为我们应该实行差别的出口退税率,对于低成本竞争没有品牌规模优势,没有技术进步优势的企业和产品,附加值不高的,我们应该减少出口退税,甚至取消出口退税。对于附加值高,而且代表技术进步和产业调整的产品,有可能要提高,甚至给很高的出口退税率。这样通过差别的税收杠杆的作用来促使我们产业结构的调整和进步。


  孙淮滨:这个建议是有它的一个积极的思路在里边。但是现在要体现这种差别,操作起来有它很大的困难。


  什么叫高附加值的,什么叫有品牌的?它在出口的统计分类当中不是很容易体现出来。但是我对出口退税政策,我也有一些看法。这个政策实际上并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实际上在200年前英国就在讨论,是属于补贴还是属于国际惯例,因为大家都在用就成了国际惯例,没有人反补贴。中国现在的出口竞争力确确实实刚才宋总也说了,很多靠代工、成本上的一些优势在竞争,因为我们是加工型企业,利润比较薄,要维持出口,可能国家给一些鼓励,退税就是很大的一个政策。


  目前行业这么困难,如果通过政策来进行调整,退税是一个比较直接的,而且可能效果比较来得快的政策。


  主持人:你觉得通过的可能性大吗?


  孙淮滨:这个就很难说了(笑),这是属于政府层面的事。但是我们从行业的角度来说,我们的建议是很明确的。产业转移大势所趋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很多沿海地区企业承受不了成本增长,就转移到越南、柬埔寨或是中国中西部去发展,企业这个嫁接出局需要做一些什么?


  孙淮滨:这个行业当中的趋势已经比较明显地表现出来了,叫产业转移。产业转移有两个取向,一个是走出去,到周边国家或者是到其他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实际上也有到发达国家的。走出去不光是产业资本走出去办工厂,搞渠道建设、在国外建研发设计等机构,都属于走出去的范畴。


  主持人:您觉得走出去的利弊是什么?


  孙淮滨:现在我们之所以选择了走出去这样一条道路,实际上还是为了寻找新的比较优势。因为现在沿海地区的一些企业,确确实实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人也贵了,地也贵了,水、能源、电价都贵了,在原先土地上的比较优势开始削弱,企业希望通过走出去,包括向中西部产业转移,实际上要寻找一种新的比较优势。当然走到国外去,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找一些咱们自身缺乏的资源,包括市场资源,资本资源,人力资源,技术资源等等。同时也能够促进企业的跨国投资、跨国经营发展战略的实施。


  主持人:您觉得这是一种正确的选择还是下策?


  孙淮滨:不能说是下策,产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只要符合企业自身需要,走这条路就是一个带有战略性的选择。


  主持人:能走得通吗?


  孙淮滨:是否走得通就取决于企业能否适应新的环境形势。比如像越南就出了问题,现在有人觉得走出去非常难,越南就是一个典型。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用暂时的一些困难去说明它走出去走不通,事实上也有走通的。


  主持人:怎么样我们才能走通,怎么样我们就会走不通了,您能给我们一个建议吗?


  孙淮滨:走得通的话,前提条件是企业做出这种决策是一种理智性的选择,而不是为了达到某种规避的目的。它走出去确实是看到了那里的资源条件,看到了那里的环境、市场的优势,它很慎重,而且是一个长期性的发展的选择,这样它可能就比较稳妥,而不是因为受到暂时的困难,结果产生一种动摇。往往有的企业可能为了规避贸易摩擦或者规避配额,这样一旦外部的一些环境发生变化,它可能就发生危机。另外,现在我们产业转移,除了走出去之外,我们可能更要关注向中西部的产业转移。因为现在这个趋势应该说这几年一直比较明显。从我们行业整个投资来看,这几年,特别是在中部这几个省,整个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最快的,超过了全行业的平均水平。而且整个中部纺织固定资产投资的全行业比重也处在上升的阶段。我们有些大企业、有实力的企业已经开始把它的原料供应基地、生产加工基地到中部,到西部去建设,把它一些高端的环节,比如搞设计、研发、品牌、渠道,这一块放在东部,这样形成了区域性的互补结构。


  主持人:您有没有觉得现在包括产业转移,很多企业去印度包括去越南,这样一个转移会不会使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大国的位置会下降,而现在越南和印度会替代中国成为纺织行业的出口大国?


  孙淮滨:这就说到纺织产业的国际竞争力问题。前一段时间也有人说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的崛起。但我觉得从我们中国整个产业的规模也好,它的竞争力优势也好,实际上我们的综合竞争力是以上提到的国家没有一个能够比拟的。可能某些单个方面,比如说印度现在棉纺很厉害,化纤也在发展和上项目,它的竞争力在提高,但是纺织是一个产业链,它有12个子行业,是一个工业体系。所以,从体系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竞争力是刚才所说那些发展中国家没有办法跟我们相比的。现在我们竞争的缺陷可能主要表现在一些高端领域,设计、研发、技术、装备、品牌、渠道,我们纺织工业的优势可能加工制造这一块比较突出,但是高端领域这一块,实际上还主要是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上,他们把加工制造转移到我们这儿,高端仍然是把控在他们手上。


  主持人:您觉得有一天也会我们把这一块转包出去,形成一个高附加值的产业吗?


  孙淮滨:转包出去暂时也不会,因为我们国家毕竟处在以二元经济为主体,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阶段,我们需要有大量的农业人口向工业转移,纺织产业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而且本身还有那么大的内需市场。但是我们在高端领域能够争取一些话语权,这是我们的一个追求。从整个国际的范围说,我们需要在这方面能够体现中国的产业优势。我们现在叫大国,大而不强,强与不强就是在高端领域没有很多实力的体现。如果以后通过科技、品牌、产业升级,这个路子能够走得比较有成就,那时才能真正建立起世界纺织强国,这是我们的目标。跟说夕阳产业是格格不入的―个追求。坚定对行业的信心


  主持人:很多场合,杜钰洲会长都呼吁银行和相关金融机构能够对纺织行业中较好的企业给予资金上支持,刚才我也问到一个问题,我们需要做技术的提升,需要做品牌,这都需要资本,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是国家来做调整,帮助中小企业得到融资,还是投资界的资本能够向纺织行业靠拢?


  孙淮滨:这里首先要解决一个对行业的信心问题,千万不要以为它面临这些困难,就说它夕阳了,要走下坡路了。这个产业在中国是非常有生命力的,我经常说它在中国是一个万寿无疆的产业。首先信心千万不能没有。因为你有了信心,才可能不抛弃、不放弃。第二,你抓住它两个支撑点,就是我刚才说的,一个是科技,一个是品牌。围绕着这两个支撑点寻找它好的发展的项目。你抓到这个,这就是有生命力,有前途的。第三,要密切关注产业转移。这里面有大量的投资机会。第四,现在行业为了实现科技和品牌两个战略性的支撑点,让它牢固地站立住,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行业的自律,产业的经济安全,行业的对外经济交流与合作,以及开拓国内外的市场。这些东西都是围绕实现科技和品牌来拉动整个产业转型的一个支撑点。这些我觉得如果能够把它都抓住,然后把它落地,把它具体化,大方向上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实际上现在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很难,既要执行国家从紧的货币政策,也要防范金融风险,同时它也不能放弃那些发展的机会。之前我跟银行打了一些交道,它们似乎都把纺织行业看成是有问题、有风险,但这还是只看到了眼前的困难,所以,我强调说要有信心,不抛弃,抓住重点,这里面有金融机构和投资机构的机会所在。


  主持人:有网友提出疑问,大家都在说纺织企业经营困难,但据统计局的统计,各家的产量都在大幅增加。


  孙淮滨:这是不准确的。与往年相比,今年出现了明显的增速下降,大类产品的增速都明显下降,基本上都是一位数,过去的增幅都是两位数,而且很多是超过20%以上,现在不到10%。生产增速在下降。这跟整个今年景气度是有关系的。其实我们这个行业面临的困难,特别是前一段时间媒体说了很多很多,有的也说的非常严重。说困难没有错,但是我们说困难的目的是什么?目的不能是炒作,而是要找到解决困难的路子,这可能是一个比较良好的说法。所以,咱们这个行业目前面临的困难肯定是暂时的,是短期的,也就是说们千万不能以此来判断这个产业在中国就没有希望了,我还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上,中国纺织工业绝对不是夕阳产业。中国有13亿人口,如果这个产业成为夕阳产业了,倒了,我们的穿衣、家用都需要国外来供应,那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怎么可能呢?在中国说这个产业夕阳,可能外国人也不会相信。最后引用一下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先生在前几天浙江做专题调研的时候,对与会的浙江企业家,还有很多也是纺织企业家说的一句话:“坚持就是胜利,只要我们熬过了晚上,就又是朝阳了。”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写数值)
Email:
QQ: * (填写数值)
文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