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教育教学类 > 高等教育 > 《日语词汇学》教学研究正文

《日语词汇学》教学研究

来源:UC论文网2019-04-02 17:43

摘要:

  摘要:《日语词汇学》这门课程由于过于理论性经常不为学生重视,因此有必要对这么课的教学方式进行探寻,因为理论是为实践服务的,作为对词的群体进行研究的科学,不可能对实际运用毫无帮助。词汇、词构成理论就对实际运用产生很大的帮助。词的构成理论反映一个事实:在单词识记过程中,要有具象、要有拆解思考的模式,要看到作为单词组成部分的词素。  关键词:词基,音声识记,接辞,词种,拟声拟态词  作者:陈燕燕  ...

  摘要:《日语词汇学》这门课程由于过于理论性经常不为学生重视,因此有必要对这么课的教学方式进行探寻,因为理论是为实践服务的,作为对词的群体进行研究的科学,不可能对实际运用毫无帮助。词汇、词构成理论就对实际运用产生很大的帮助。词的构成理论反映一个事实:在单词识记过程中,要有具象、要有拆解思考的模式,要看到作为单词组成部分的词素。


  关键词:词基,音声识记,接辞,词种,拟声拟态词


  作者:陈燕燕


  中图分类号:G64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1578(2012)05-0014-02


  词汇是语言的构成材料之一,这一点任何语言都是如此,日语也不例外。因此,在学习日语的过程中,我们通常除了要求学生要不断增加词汇量外,到高年级时还会开设《日语词汇学》这门课程,以期望通过介绍日语词汇的基础理论知识能帮助学生理解日语语言的本质和功能,使学生能准确熟练地运用语言材料。但是在实际的教学过程中,学生对这门课的重视程度却是比较惨淡的,大多数学生给出的理由是所学的知识不具有实际效用。李庆祥(1998)指出“词汇学”是对具有一定的系统的词的群体进行研究的科学,因此,《日语词汇学》的内容也多是理论性较强的内容。那么在该门课的教学过程中,如何才能使学生既能理解日语词汇的理论知识也能将之运用到生产活动中,关于这一点的探讨是极有必要。郑宪信(2008)认为教师可以采用灵活的教学方法来吸引学生的兴趣,另外可以通过文化的导入来帮助学生理解日语词汇。孙瑞雪(2008)也讨论过词汇学在教学中的应用,她认为可以通过图示来进行基础词汇的教学,根据词语之间有派生性这一特点来串联相关词汇,此外在教学中要讲基础词汇的面扩大,增加学生的个人词汇。尽管“日语词汇学与语法学等一样,是日语语言学的一个重要部门”“日语词汇学是我国日语教学和研究的重要一环”,关于词汇学的教学方法的探讨除了上面两篇文章外已无其它。然而,《现代日语词汇学》这本教材中所介绍的内容却包括了词汇语义分析、记述方法等多方面的理论知识,那么这么多的理论知识我们该如何来教授并让学生学以致用呢。本文拟就这一问题进行思索、探讨,谈谈在日语词汇学的教学中如何引导学生让词汇学理论发挥实际效用功能。


  日语词汇学的主要内容可大致分为两类:对词汇的研究与对词的研究。词汇的研究包括了词汇量、词汇来源、词汇构成体系、词汇文体特征的研究;词的研究则包括了词构成、词义、词情感文体特征的研究。本文拟讨论词构成理论在实践中的运用,具体而言,本文打算对《现代日语词汇学》第四章内容的教学进行探讨,谈谈如何引导学生运用这些理论知识。


  1单词音声形式识记方面的运用


  关于词的构成这部分的理论知识,词汇学系统理论的教材一般通过介绍词素、词基、接辞等一些专有名词而展开的。单词的构成要素叫词素,比如白/帆、書き/終わる、高/さ中,词素分别为“白、帆、書き、終わる、高、さ”,其中“白、帆、書き、終わる、高”为词基,“さ”则为接辞。所谓词基是指构成单词主要成分并表示词义的核心内容的词素,它分为自立词基和结合词基。接辞也可分为两种,接头辞和接尾词。这些细分暂且不论,总之,根据单词构成要素的不同,可以将日语单词分为两大类,单纯词和合成词,由一个词素够成的为单纯词,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素构成的为合成词,合成词的数量自是比单纯词庞大。这一词的构成理论主要有以下两方面的运用。


  词汇学理论中介绍一个单词是由两大方面构成的:形态与词义,其中形态包括音声形式和表记形式两方面。单词表记形式的识记过程中主要是注意不要将日本汉字与母语汉语汉字相混淆,其它的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因此以下主要讨论音声方面。


  据日本内阁公布的“常用汉字表”,常用汉字共1945字,构成现代日本所使用的汉字的基础。而在几部日语大辞典中,《新明解国语字典》5万8千词,《广辞苑》22万,尽管日语除了汉字,还有用假名书写的词,但是综合这几个数的明显差别,根据词构成理论我们可以知道大部分的单词是通过汉字的排列组合而构成的合成词。而且,根据前面介绍的词构成理论,我们可以认为合成词的读音大多就是有由这些汉字词素的读音组合构成的。也因此,在识记日语单词的读音时,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也就是说在记单词读音的时候,应该以每个词素为单位,而不是以整个单词为单位,记住作为单词构成要素的每个汉字词素的读法,如此即便碰到没学过的单词,也可以根据自己记忆库中各个汉字的读音进行猜读。比如,“屈強”由“屈”“強”这两个词素构成,在基础阶段的学习中经常出现“理屈(りくつ)、勉強(べんきょう)”这两个单词,根据单词构成理论可以推得“屈”字及“強”字的念法,并由此猜测“屈強”可能读成“くつきょう”。如此既然很多单词都为合成词,合成词是由两个以上的词素构成,那么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只要总结归纳作为词素的每个汉字能够有的各种读音,就能大致猜测出单词的读音,而不用去死记硬背,或者说,在识记单词读音时能够省心。


  对此也许有人会有不同的意见,比如在“強い(つよい)”这个单词中“強”则是读成“つよ”,又或者说“屈強”的正确读音是“くっきょう”等等。后者正好正中我们上面的猜测,只是还未加上合成词音声变化这部分的理论,而前者涉及到日本汉字的两种读法方式:训读和音读,以及2种读音方式经过排列组合就产生了4种可能性:音读、训读、重箱读法、汤桶读法。对此问题,我们可以这样解决:重箱和汤桶读法比较少见,通常是几率最低的可能性,多首先考虑全训读或全音读。两个汉字词素构成的词,如果后面没有送假名,则多是两个词素都以音读来念,比如“雪解け、恨み言”,带有送假名的那两个词素都是采用训读音。此外,名词多用音读,动词则偏向用训读,サ变动词的词干本身是个名词,因此几乎都是用音读;单纯词的读音方式比较单一,多是用训读方式念的。


  当然,以上的经验并不是所有词都能适用,对有些词是不适用的,比如“真”这个字,“真に迫る”中读音读的“しん”,“冗談を真に受ける”则读训读的“ま”。通过实际观察我们会发现各自的读法带有各自的词义,音读时偏重事物“性质的真实”,训读则偏重态度程度的“不掺假”。因此在对多个读音的选择时还可以有一种解决方案,既关注词义。对于训读,这个解决方案是容易理解的,因为训读是古时将汉文译成日语时产生的,主要依据汉字的意义,也因此同一汉字意义不同时它的训读方式也会有差别。那么对一个词素音读音的选择上,可以依赖在单词中该字的语义。例如:“虚仮”“仮病”“仮道”中“仮”有两个解释:①与‘借り’同源,表借用,读成‘かり’;②表不是真实的,读成‘け’。当然,音读包括吴音、汉音、唐音,这几种的读音并不是由于词义不同而引起的,它的产生是由于年代或地方的不一样。因此,遇到这些时我们只能根据词汇学教材中“词种”章节的理论介绍来进行选择。比如,禅宗方面的用语用唐音比较多,所以在这方面词语最先应猜测用唐音来读。至于区分吴音、汉音、唐音,在学习日语的过程中我们总会觉大多数的音读音与汉语普通话的发音相近,而某些日语单词的发音很像闽南话方言,这个原由就在于吴音、汉音、唐音,吴音相似长江下游一带的方言,汉音与中国北方方言相似,而唐音则接近中国南方地区的方言。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写数值)
Email:
QQ: * (填写数值)
文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