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法学法律类 > 刑法 > 爱情谋杀正文

爱情谋杀

来源:UC论文网2019-04-05 15:25

摘要:

  [一]江小瑜咽下最后一口冰淇淋,最后一次确认:你真的决定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忙不迭地点头:一定一定肯定肯定。  OK。江小瑜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那么,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他很亲热地拍拍我的肩膀:谁叫咱们是那么好的哥们儿呢?他换上一脸坏笑,很亲热地叫:荻荻……  我很不客气地在他头上敲了个栗暴:大热的天,你想要我感冒呀?看看看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江小瑜摸着头,很严肃地看着我:现在,我们...

  [一]江小瑜咽下最后一口冰淇淋,最后一次确认:你真的决定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忙不迭地点头:一定一定肯定肯定。


  OK。江小瑜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那么,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他很亲热地拍拍我的肩膀:谁叫咱们是那么好的哥们儿呢?他换上一脸坏笑,很亲热地叫:荻荻……


  我很不客气地在他头上敲了个栗暴:大热的天,你想要我感冒呀?看看看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江小瑜摸着头,很严肃地看着我:现在,我们的“刺秦”计划正式开始!


  不要那么难听好不好?什么刺秦?我只是想让他喜欢我,又不是让他……


  江小瑜已经站起来,大踏步地走过去:反正,刺他也好,让他拜倒到你的石榴裙下也罢,他都――死定了!


  [二]


  我从进学校见到秦朗的第一天起就喜欢上他了,我可以不上所有人的课,但是我从没有逃过他的课,甚至连迟到也不曾有过。我每次都坐在第一排,看着他在黑板前挥洒自如。其实正如江小瑜说的那样“秦朗有什么好,仔细看看,眼角都有皱纹了!”可我就是喜欢,我倒觉得男人有了皱纹更有魅力呢。


  江小瑜打断我:他可是我们的教授,怎么也有三十几岁了,说不定早就老婆一个孩子一帮呢。


  才不是呢,我早打听了,他刚刚30岁,比我大11岁,未婚,在翡翠城有一套三居室,无不良嗜好。


  江小瑜就垂下眼皮:猪,你总是这样,太伤我的心了。为什么你不回头看看我?


  猪你个头呀,拜托把我的全名叫出来――朱荻。还有呀,马上帮我拿到关于秦朗的所有资料,当然了,不是我不能,而是我是女生,总要有些矜持,端端架子。还有,你不是说大话夸海口,说和秦朗是怎么怎么熟识吗?


  [三]


  我就知道什么事交给江小瑜就一定放一百二十个心,傍晚时分,他就拿到了所有秦朗的资料,包括他有几双运动鞋,穿什么样的衬衣搭配的领带颜色,甚至,在报告的最后一行,江小瑜用了很大的红字写道:内裤,10条,颜色:两条红色,三条黄色,三条黑色,两条浅灰色带白色条纹。


  我的手指很不客气地戳上他的脑门:笨呀你,我是要你搜集他的星座呀血型呀爱好呀习惯呀等等,你给我说这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江小瑜撇撇嘴,冷笑:怕你心里喜欢得要疯掉吧。猪,其实从这些文字也能看出很多信息的呀,比如,内裤颜色,你从中就能读到大量信息,从而改变你的穿衣习惯,还有这个,三双运动鞋,说明他喜欢运动,你从此就得变得勤快一些,每天跑跑步呀做做健身操呀,也许他能觉得你与他志同道合,从而有所倾慕也说不定呀。还有……


  我小心翼翼地把纸条叠好放在口袋里,拉起江小瑜说,现在,你要陪我去买运动鞋,还有,我要买红色的黄色的黑色的裙子各一条!


  [四]


  星期一的时候我穿红裙子上课,于是秦朗在提问的时候第一次没有用花名册,他指着我说:那位红衣服的同学,你来回答。


  星期二的时候,我换了黄裙子,于是秦朗花了整整一节课的时间用来讲色彩的搭配。他看着我,嘴角有一抹微笑:这位黄同学,不可否认你的裙子很漂亮,但是,很明显,它与你的唇彩颜色不协调。


  星期三的时候,我穿了黑色的长裙,都说黑色是永远的流行色,我倒看看秦朗能说些什么。他果然什么也没说,只是下课的时候,他突然说:颜色对于人的视觉是一种很直接的刺激,有的颜色令人感觉舒缓,有的颜色令人感觉紧张,而有的颜色令人感觉抑郁。他的目光不客气地又盯上了我:朱荻是吗?你的身材不适合穿深颜色的衣服,还有,黑色让人感觉沉重。


  我很沮丧地坐在操场跑道边的看台上,江小瑜也在,我知道他已经笑到肚子疼,好半晌,他才竭力把未完的笑吞回去:猪,不要难过嘛,只要动脑筋,想办法,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绝妙好计呢?


  [五]


  江小瑜果然聪明,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这样的办法。江小瑜对我说,秦朗已经同意他住在他那套大房子里。江小瑜说,这样我可以随时向你报告他的一切啦!


  我根本不会怀疑江小瑜的口才,我相信他有这样的魅力让秦朗接受他收留他。


  第一天的时候,江小瑜拿了整整三大张纸来找我,上面写满了字:7月15日,晚上7点半秦朗回家,他煮了很好吃的八宝粥来喝,他很热情地邀请我喝,我没喝。八点半,他看电视,原来他很喜欢看韩剧,他看的剧目是《宫》,十点,他没洗脸也没洗脚就上床睡觉了。


  我抬起头,看着江小瑜:怎么,他睡觉前不洗脸也不洗脚的?你是不是骗我?在我面前败坏他的形象?


  江小瑜就很无辜地望着我:猪,用人不疑的呀,现在你认真想一想,为什么他喜欢用香水?我想,是不是用来遮盖身上的某些味道呢?


  这么一想,好像,也对。


  第二天,江小瑜向我报告说:猪,知道吗?昨天我收拾房间的时候,在他的床铺下发现了整整三条内裤,都没有洗耶!还有,他有不好的习惯的,昨天他看电视的时候抠脚丫子,然后就拿了饼干来吃。你真的喜欢这样的人?其实我很讲究卫生的,饭前便后都洗手。


  我在他胸口狠狠地擂了一下: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骗我,秦朗根本不会那么邋遢的。


  没想到江小瑜拿出自己的手机,他指着上面的图片说:我就知道你不相信,喏,你看,我趁他不注意,把他的动作还有表情都拍下来了。


  手机上,秦朗正用很夸张的动作摸着脚丫。


  第三天,我在操场上足足等了江小瑜半小时,他才姗姗来迟,一见我的面就把手机递给我:这次我不给你说了,你自己看,眼见为实。


  手机里有秦朗光着膀子在房间里打游戏的照片,有张大嘴巴啃西瓜的照片,剪鼻毛的照片,甚至,江小瑜还录下了秦朗吃饭吧唧嘴、睡觉打呼噜的声音。


  我意兴阑珊地把手机还给江小瑜:你撤退吧。


  怎么?饶他一命啦?不刺秦啦?


  算了,他在我心里已经死啦。


  [六]


  两个月后,我早就已经成了江小瑜的女朋友了,其实通过前段时间的频繁接触,他的优点还是很多的。还是他说的对,我干嘛放着身边那么好的人不要呢?况且,他长得很像《浪漫满屋》里的RAIN呢,走在一起,看着满街女孩子投来惊艳还有嫉妒的目光,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心也是好的。


  我没有想到会在丹尼斯遇到秦朗,那时我正不亦乐乎地啃着一根烤玉米,江小瑜和他打招呼的时候,我几乎噎到了,我甚至在最初的五秒里想到的是如何不让他看到我如此狼狈的一面。五秒钟后我便释然了,我为什么要感到羞愧?他是那么邋遢的人,他应该比我更羞愧才是。


  所以,我就很为站在秦朗身后的那位楚楚动人的姑娘感到不平了,她配他,太可惜了。见义勇为的热情一下子高涨起来,趁着江小瑜和秦朗在一起亲热地说话的时候,我拉着她走到一边:


  你,是秦教授的女朋友?


  对呀。


  那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其实秦教授很……我想了半天,才想出“不修边幅”这个词,毕竟,他是我的老师,怎么也得给他留点尊严吧。


  我结结巴巴地告诉她所有关于秦朗的一切,包括他的抠完脚丫吃饼干睡觉打带着尖尖哨音的呼噜吃饭吧唧嘴。她笑得前仰后合。末了,她盯着我看:你很喜欢江小瑜,是不是?


  我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说“是”。


  那么,你能容忍他对你的欺骗吗?


  [七]


  我悲壮肃穆的神色一定吓坏江小瑜了,他有足足二十分钟没敢说话。他低下头抠自己的手指甲,时不时从眼角觑我一眼。我叉着腰站在他面前,等着他对我作一个交待。


  为什么骗我?


  没骗你。真的。


  秦朗明明是很爱干净很有品位睡觉也不打呼噜还做得一手好饭的,可是,你把人家描述得那么不堪,不管,你赔我。你――赔我的初恋!


  你还很喜欢他,是不是?江小瑜慢慢地问了一句。我想了想,其实也不是,只是,只是谁叫他骗我来着?看着我沉默,江小瑜分明难过了,但什么都没有说,慢慢地走了,任凭我在身后如何大叫。


  整整一个星期,该死的小瑜都没有跟我联系。我失魂落魄地倚在窗后,看着变得通红的枫树,感觉好像过了一生一世那么漫长。


  秦朗在门外喊我的名字时,我还以为听错了,我趿拉着那双烂了一角的拖鞋走出去,秦朗的眼里满是笑意:小瑜果然没有看错人。素面朝天也能这么动人。什么时候做我的模特吧。


  他说:其实,我是小瑜的舅舅。


  我一下子愣在那儿。秦朗笑着说,知道吗,当小瑜和我说起你的“刺秦”计划时,我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我看得出他很喜欢你。所以我配合他把你的“刺秦”计划变成了“杀朱”计划。哦,对不起,这个“朱”是朱砂的“朱”,不是肥猪的“猪”。


  我早就无暇计较到底是哪个“猪”了,我听到自己急切的声音:他现在在哪?


  [八]


  我找到江小瑜的时候,他正小心翼翼地刷那片枫叶,他身边的垃圾筒里扔满了烂掉的树叶。我摇摇他的胳膊。他看了我一眼,继续捣。


  我问他在做什么。


  做书签呀,我舅舅教我的,把枫叶的叶肉刷掉,只剩下叶脉,是很漂亮的书签呢,我想做好了就送给你。江小瑜垂下头:猪,你还生气吗?我错了。可是我不敢对你说道歉的话。


  我恶狠狠地望着他:哼,你都敢杀猪了,还有什么不敢的?江小瑜的脸一下子红了:你都知道了?


  说吧,现在杀猪进行到哪个地步了?剥了皮剔了骨了吧?


  江小瑜看着我,叹了口气:“其实杀就是爱啊,比如你,爱秦才会刺秦。爱了才会想方设法不顾一切不计后果心甘情愿……”


  江小瑜还未表白完,手机响了,秦朗的声音传来:小瑜,你手机上的那些败坏我名誉的照片删了没有?如果给你未来的小舅妈看到,我跟你没完!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写数值)
Email:
QQ: * (填写数值)
文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