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医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 “狼心狗肺”与器官移植正文

“狼心狗肺”与器官移植

来源:UC论文网2019-04-15 10:39

摘要:

  器官移植是挽救重病患者的重要医疗手段之一。但是,由于供体器官一直供不应求,许多患者因等不到合适的供体器官而最终死亡。所以,拓宽供体器官的来源以获取更多的器官供移植是医患双方认同并极力追求的行为。其中有一种方法为世界各国和地区所认同,即利用死刑犯的器官。而一些死刑犯也提出愿意伏法后捐赠器官。但是,有些病人宁可一直等待下去,也不愿意接受罪犯的器官。他们认为,罪犯的器官是“狼心狗肺”。这种认识有科学...

  器官移植是挽救重病患者的重要医疗手段之一。但是,由于供体器官一直供不应求,许多患者因等不到合适的供体器官而最终死亡。所以,拓宽供体器官的来源以获取更多的器官供移植是医患双方认同并极力追求的行为。其中有一种方法为世界各国和地区所认同,即利用死刑犯的器官。而一些死刑犯也提出愿意伏法后捐赠器官。但是,有些病人宁可一直等待下去,也不愿意接受罪犯的器官。他们认为,罪犯的器官是“狼心狗肺”。这种认识有科学依据吗?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台湾是世界上保持死刑的地区之一,当地利用死刑犯的器官为重症病人做器官移植也由来已久。2011年3月4日,台湾对5名“罪大恶极”的犯人处以死刑。其中,有3名死刑犯留下遗嘱,愿意捐赠自己的器官供他人移植。


  这3名犯人被执行枪决后,尸体火速送往医院,医护人员摘下他们的心、肝、肾、胰脏、眼角膜和骨骼等器官和组织,按国际器官移植的标准程序,通过器官配型和病人的等待顺位等分配给不同的病人。但是,在通知等待的病人时,排在第一顺位的一名患者,在被医院通知可换肾时,却拒绝器官移值。


  为何在如此多的人等待器官移植之时,这名肾衰竭患者还要拒绝稀缺的供体器官呢?原来,患者和家人得知供肾来自死刑犯,觉得有可能染上罪犯的不良习性,于是决定不要这个供肾。


  这并非是台湾病人第一次拒绝死刑犯的器官,在此之前,另一名等待肺移植的病人也拒绝了一个“恶贯满盈”的死刑犯的器官。


  1997年4月14日,台湾著名艺人白冰冰15岁的女儿白晓燕上学途中被歹徒绑架,凶残的歹徒剁下白晓燕小拇指,勒索赎金500万美元。警方在25日抓获了4名涉案嫌犯,但陈进兴、高天民、林春生3名主犯脱逃。4月28日绑匪撕票,白晓燕惨死。1997年11月19日晚,陈进兴被捕,随后被判死刑。


  陈进兴遗嘱愿意捐赠器官,其捐出的器官包括心脏、两个肾脏、眼角膜及肺,当时预计有6名病人接受陈进兴的器官。


  然而,陈进兴伏法并捐赠器官的消息披露后,在台大医院等待换肺的病人和家属,闻知器官来自陈进兴,表示宁可死掉也不要陈进兴的“狼心狗肺”。遗憾的是,这名病人后来等不到合适的器官,最后因肺衰竭死亡。


  人的器官有无意识?


  “狼心狗肺”不过是一个比喻,指的是一个人的品性、人格不好。但是,一个人品性不端或违法乱纪实际上是多种因素的结果,如果要追究器官的责任,大脑才该负主要责任,因为大脑是人的意识的产生地和行为的指挥者和支配者。所以,如果要说器官有好坏,罪犯的大脑才称得上“狼心(脑)狗肺”。但是,意识是活着的人的大脑的产物,人死后组织器官已经停止了活动,意识无从产生,也谈不上“狼心(脑)狗肺”的坏器官或好器官。


  不过,人们担心罪犯的器官会对品行健康的受者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也并非没有一点根据。例如,有一些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在手术后性格、脾气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这使得人们相信,不同人的器官至少都带有不同人的性格甚至意识,从而影响到受者。这种情况在国内外都有一些实例。


  盖里是英国东南利伊市的一名水管工人,2008年在医院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换了一个新的肾脏。令人惊异的是,盖里原是一位不通艺术的蓝领,但是,接受肾脏移植后他变得热爱艺术起来,在强烈的创作冲动推动下,他画出了许多颇具水准的画作,成为了一名艺术家。


  接受心脏移植的患者似乎更容易产生性格变化。2000年,58岁的杨先生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成为中国医学史上年龄最大的换心人。然而,手术后两个月,杨先生的性格变得暴躁起来,与过去判若两人。而且,随着生存时间的延续,他的性格变得越发古怪暴躁。他自称,接受心脏移植后,觉得新换的心脏好像与他的身体有特别大的排斥,感到不顺心的事太多。


  更奇怪的是,两年后,杨先生的性格再次发生了变化,从术后的暴躁古怪变得温柔细腻。这一点令他的老伴大感意外。


  移植肝脏同样会发生性格变化。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接受了肝脏移植的任先生就是如此。现年50岁的任先生在肝移植前是一位非常内向的人,不爱说话。但是,器官移植后,他会对人侃侃而谈。以前朋友聚会他很少参加,和陌生人在一起从不说话,有时候在外面迷路,宁可自己多走一个小时也不愿意问路。但是,移植肝脏后他不仅和朋友在一起聊天,还经常参加社区的志愿者活动。


  器官移植当然还有更离奇的事情。美国一名25岁男子移植了一名同性恋者的心脏后,突然变得有些女性化。另一名25岁的男子在移植了一名女性的心脏后,每天都想出去购物,让他的女友惊喜异常。


  多种解释


  对于器官移植后受者的性格,甚至意识发生变化,有不同的解释。第一种解释很直接,认为受者接受了供者的器官后也接受了供者的某种性格和技能。例如,杨先生接受心脏移植后变得暴躁和冲动是因为他接受的心脏是一位20多岁的意外死亡的年轻人的心脏,所以脾气变得像年轻人一样火暴;任先生接受的肝脏是一位性格外向者的肝脏,所以他变得像那位外向的人一样能言善辩;英国的盖里接受的肾脏是一位画家的,因而也可能接受了这位画家的艺术潜质和技能。


  不过,这样的解释显得较为牵强。众所周知,一个人的才能既有先天的遗传,又有后天的训练,单靠移植了某位有才能的人的器官就会变得与这个人一样有才能实际上在当今科技发达的时代也不可能做到。至于单纯的性格和意识,也主要受大脑控制,单凭移植心、肝、肾等器官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在科学上尚欠缺说服力。


  不过,另一种解释更合理一些,这种说法以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盖里・希瓦兹为代表。他称历经20多年对至少70多例“性格转移”的器官移植案例进行了研究,发现至少10%的器官移植患者都“继承”了器官供者的性格。原因在于,人体的所有主要器官都拥有某种细胞记忆。当它们被移植到其他人身上后,器官携带的记忆就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希瓦兹的理论也得到一些研究人员的支持。例如,美国加州心脏协会的专家发现一种具有长期记忆和短期记忆的神经细胞的确在心脏中工作,并且形成了一个微小但却复杂的神经系统。神经系统的功能当然就是记忆和产生意识。


  还有一种来自进行器官移植的医生的解释,显得更为理性和靠谱。他们认为,一些接受器官移植的人发生性格改变主要是移植手术本身造成的。这可以分为技术、生理的原因和心理的原因。技术和生理的原因在于,器官移植过程会产生一些较大的变化。例如,心脏移植手术难度高、风险大,在手术中患者的心脏会出现停搏,同时在心脏复苏的过程中,心脏内部会进入气泡,病人的身体会因此而产生器质性改变。由于身体上的器质病变,病人在术后的认知方面出现障碍或变化,也导致性格出现轻微变化。


  心理的原因在于,器官移植是大手术,也是一个人经历的重大人生事件之一,按照心理学理论,凡是经历过重大生活事件的人心理和性格都容易出现某种变化,但是,很多人的这种变化是短暂的,甚至是一过性的,经过几个月甚至几年就会恢复。当然,也有人经过重大事件后性格发生了永远的变化。


  “恨屋及乌”效应


  不少专业研究人员认为心理学教授希瓦兹的解释不值一驳,因为,即使器官移植的受者发生性格变化,他们也只占极少数,而且也是短暂的,没有统计学上的意义,因而认为移植器官会改变人的性格甚至意识是无稽之谈。


  综合现有的科学研究结果,把罪犯的器官看成是“狼心狗肺”的确还没有坚实的科学证据,所以认为移植了罪犯的器官也可能变坏的想法是没有根据的。但是,希瓦兹等人的研究也提供了一个线索,今后可以加强对器官移植者个性改变的研究,以弄清真正的原因。因为性格的形成既有遗传因素,又靠后天的养成,其中人体各种器官分泌的激素也可能影响到性格,例如肾上腺素、雄激素、雌激素等就会影响甚至决定一个人的性格。


  体内肾上腺素、雄激素较多,会让人性格暴躁并具有攻击性,而男性体内雌激素过多则可使其女性化,甚至有同性恋倾向。人的两个肾脏上端都有肾上腺,分为皮质和髓质两部分。肾上腺素就是由肾上腺髓质分泌的一种儿茶酚胺激素,可让人进入应激状态,使呼吸加快,运输更多的氧气到细胞中,为肌肉提供更多的能量;同时让心跳加快,使血液更多流入肌肉,为人的攻击或逃避行为做好准备。同时,尽管雄激素主要是由睾丸产生的,但是,肾上腺皮质、卵巢也能分泌少量的雄激素。


  由此可以得知,如果一名肾衰竭病人接受了另一人的肾脏,而这个人的肾上腺分泌的肾上腺素和雄激素较多,也可能造成受者性格的变化,如暴躁、好斗等。所以,器官移植后受者的性格甚至意识的变化也可能有生物学和生理学的基础。但是,现在这方面的研究还处于空白状态。


  另一方面,一些人不愿意接受罪犯的器官并不仅仅是因为迷信或缺少科学素养,而可能是他们的善恶心理和情感在起作用。心理学有一个著名的理论是“爱屋及乌”,那么反其道而行之,人们也可能产生“恨屋及乌”的情感。由于憎恶罪犯,有些病患者及家人连同罪犯身上的器官也感到不干净,所以拒绝罪犯的器官,也才提出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认为罪犯的器官是“狼心狗肺”。


  此外,由于一些患者病情并非很重,他们通过血液透析也能维持生命,对器官移植的要求也并非很强烈,因此在对罪犯的器官有本能的排斥下,也就不愿意接受这种器官。其实,只要病情需要是不应当顾及罪犯还是正常人的供体器官的。通常,器官并非是大脑移植。所以,现在看来,接受移植心、肺、肾等器官不会把捐赠者的个性也移植到受者体内,但是否会对受者的性格产生一定影响,还有待今后的研究来揭示。作者: 李双文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写数值)
Email:
QQ: * (填写数值)
文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