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经济管理论文 > 正文

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理论基础创新研究

来源:UC论文网2019-05-08 09:38

摘要:

  摘要:从传统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到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一个核算制度向环境友好方向的制度演进的过程,是循环经济机制创新在宏观经济决策层面的重要方式。本文流量核算、存量核算以及环境经济学等三个方面简要分析了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核算理论基础的创新。  关键词: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理论基础创新  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框架和方法学为基础,借鉴经济学特别是其分支学科环境经济学的理论和方...

  摘要:从传统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到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一个核算制度向环境友好方向的制度演进的过程,是循环经济机制创新在宏观经济决策层面的重要方式。本文流量核算、存量核算以及环境经济学等三个方面简要分析了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核算理论基础的创新。


  关键词: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理论基础创新


  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框架和方法学为基础,借鉴经济学特别是其分支学科环境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通过科学、系统、全面反映资源环境与经济体系之间的联系,来实现对真实经济成就的客观评价的一种新的制度安排。


  国民经济核算的理论根基是经济学基础理论。研究经济活动的增长及其结果是经济学的经典命题,国民经济核算在创立之初就以正确反映经济增长的过程和结果为目的,由此形成了相互联系的存量核算和流量核算。经济学理论在不断发展,核算理论和方法也在不断进步,但显然,以经济学理论为根基的核算理论的发展必然要滞后于前者。尤其是在国民经济核算制度得到普遍肯定和应用之后,在新的经济思想尚未得到验证和公认时,一般不会轻易对制度进行迅速的调整。这样,在国民经济核算的发展相对成熟之后,其演进的速度反而慢了下来,并且,对国民经济核算的改进,特别是较重大的改进也会采取试验性的、局部的方式,绿色国民经济核算就是这样的一种演进。因此,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与国民经济核算实际上都是以经济学基础理论为理论背景,但对新的经济学理论的接受和采纳程度不一样,导致二者理论基础上的差异,这种差异主要表现在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更多地吸纳了经济学理论的较新进展,体现了相对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核算理论基础创新。


  一、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在流量核算上的创新


  经济流量反映一定时期内所有经济活动的变化的价值数量。从诞生之初,国民经济核算就对流量分析非常重视,并逐渐形成了以GDP为中心的流量核算。正确反映经济增长以及经济增长的过程是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永恒的主题。对所有国家,特别是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发展中国家来讲,经济增长也都是发展的第一要务,这是毋庸置疑的。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增长主要依赖于资本积累,并认为经济增长是一种暂时现象,二战之后,经济学家构建了包括资本、劳动和技术三个要素的国民生产函数,并有效地证明了增长过程并非必然是不稳定的,技术会提升生产函数的水平,从而在其他生产要素投入规模效益递减的情况下实现持续的增长,导致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技术创新的备受关注;对技术的探索进一步推动了对承载着较好的知识和技能的人力资本的关注,使教育和技能培训成为新的核心增长要素。60年代之后,世界范围的环境保护运动开始兴起,自然资源耗减与生态环境破坏问题提醒经济增长面临资源环境的硬约束,自然资本或环境资本从此成为经济增长的核心要素之一。在增长理论的演进过程中,至少有两点是值得注意的,并确实促成了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理论创新。


  二、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在存量核算上的创新


  经济存量反映某一时点的资产和负债状况。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建立和发展受到不同时代的经济价值观和财富观的影响,在存量核算上的体现尤为突出。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始终是一个以物质资本为核心的制度体系,始终关注物质财富。随着资源环境问题的凸现,各国开始不仅关注对经济过程对环境资产的利用,也关注环境资产本身的消耗和积累情况,体现了对环境资产作为国家财富组成部分的思想。但是真正把资源环境存量核算作为存量核算的主体,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内容,则还是通过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现来实现的。换句话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已经意识到新的财富观对自身制度基础颠覆性的意义,并且承认这是制度改进的方向,但是尚未有足够的能力和把握来完成根本意义上的制度变迁,目前是在通过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来实现这一制度创新的。


  三、环境经济学对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制度创新的理论支撑


  其一,环境也是一种稀缺资源,因此也应该被视为经济核算的核算对象。经济学研究稀缺资源的配置以求经济收益的最大化。作为与经济学发展密切关联的国民核算因此也关注于稀缺资源的使用及其对最终经济成就的贡献。资源环境具有物质资源功能、环境容量功能、生态服务功能,对经济过程具有有用性,因此,环境是资源。同时,资源环境是有限的,相对于庞大而且递增的人类需求而言尤为有限,因此是稀缺的。凡是稀缺资源,其使用就存在机会成本,也就有进行经济研究进而进入核算范畴的必要。环境经济学对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贡献在于确认了环境的稀缺性,使得作为稀缺资源的环境有理由成为核算对象,进而,与经济过程对环境的利用相关的各种成本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经济发展的成本。其二,环境成本更多地具有外部性特征,并未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得到有效反映,而实际上,外部性和公共物品性导致环境物品和服务的配置上的市场失灵,尽管政府干预并非解决市场失灵的唯一手段,但却是可行的选择之一。因此,对于在微观市场上所无法反映出来的环境成本,由政府作为宏观经济管理机构来自上而下地进行核算,应是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必然使命。其三,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在框架构造上创新性地借鉴了物质平衡理论的思想。一方面从物质能量守恒的角度来追踪国民经济各部门物质加工中的资源耗减情况。另一方面增加了残余物账户以更完整地体现经济——环境之间的关系以及残余物之间的相互转化关系。此外,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对于各种有助于提供物质和能量的利用和循环效率的资源管理和环境保护活动予以专门统计,以更完整地反映经济与环境之间的互动和反馈关系。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写数值)
Email:
QQ: * (填写数值)
文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