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其它门类 > 农业 > 正文

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分析

来源:UC论文网2019-08-18 07:58

摘要:

  摘要为促进南疆农业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基于科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引入农村人力资本相关指标,采用新疆南疆四地州2007-2016年的面板数据,分析了南疆地区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各途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利用主成分分析法对四地州人力资本投资的贡献度进行分析。结果表明:南疆地区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存在显著推动作用;四地州均以农村物质资本投资作为农业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对农村人力...

  摘要为促进南疆农业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基于科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引入农村人力资本相关指标,采用新疆南疆四地州2007-2016年的面板数据,分析了南疆地区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各途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利用主成分分析法对四地州人力资本投资的贡献度进行分析。结果表明:南疆地区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存在显著推动作用;四地州均以农村物质资本投资作为农业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对农村人力资本投资的重视度较低、地区差异大;各地州内部农村人力资本投资不同途径贡献度存在较大差异,农村人力资本开发潜力较大。因此,在保持物质资本投入的同时也要加大对农村人力资本的开发,调整人力资本投资结构,培养有文化,懂技术,适合农村发展的新型农民。


  关键词农业经济;农业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投资;南疆


  中图分类号S-9;F24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517-6611(2019)10-0200-04


  2018年2月5號,中央一号文件再次将“三农”问题设为主题,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明确提出要加强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如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推动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落实农村社会保障等。促进农业经济增长,增加农民收入是解决“三农”问题重要途径。农村人力资本开发对推动农村社会发展也具有重要作用[1],也是促进农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新疆南疆(以下简称南疆)农业经济受区位、气候人口等条件制约,发展缓慢,农村贫困地区集中。相较物质资本投资,南疆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受重视程度较小,大量农村人力资本亟待开发。


  近年来,随着新疆经济发展及城镇化建设,农村劳动力资源大量从农业流向第二、三产业,南疆农业人力资本开发潜力巨大,如何对农业人力资本进行投资,推动农业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问题值得深入探讨。周永华[3]认为分析新疆人力资本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有利于促进新疆经济发展;黄伟新等[4]认为人力资本对新疆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大;强国民[5]将人才分层次并分析其与新疆区域经济增长之间的动态关发现:各层次人才与新疆区域经济相互促进,但短时期内一般层次人才作用更大。王雪萍等[6]运用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和岭回归,分析了各资本要素对新疆经济增长的影响,认为提高人力资本存量,改善其结构有助于促进新疆经济发展。杨强等[7]认为加大人力资本投资有助于新疆跳出“贫困陷阱”。针对新疆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发展影响及空间差异的研究居多,对南疆农业人力资本投资与农业经济发展关系的研究的较少。笔者基于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引入人力资本投资要素建立模型,计算新疆南疆地区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对其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程度,并在此基础上测算南疆四地州农业经济发展过程中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各要素的贡献度,分南疆四地州各地区间农业人力资本投资贡献度差异,发掘农业人力资本各要素的投资潜力,以期在南疆人力资本合理投资的基础上深度开发南疆人力资本,促进农业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1研究区概况


  新疆天山以南、昆仑山以北为南疆,主要包括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克州)及和田地区四个地州。南疆地处我国西北边陲,与周边5个国家接壤,并设有通商口岸,相对于经济发展较快的北疆地区,经济发展以农业为主,人口数量少,且劳动力总体素质偏低,人力资本投资基础薄弱。


  2007年以来南疆农业经济各方面都保持着不断增长的良好趋势。至2016年,南疆农业GDP总值达914万元,人均农业GDP约1.21万元,相比2006年,南疆农业GDP年均增长率达22.72%。2007—2016年,南疆农业固定资产投资由210192万元增加至1427606万元,年均增长率达57.91%。南疆四地州人均农业GDP与农业GDP总值变化幅度基本一致,前期快速增长,在2015年前后呈现缓慢增长趋势。


  对于经济发展过程中人力资本的投资与开发,除劳动力数量结构优化外,劳动力质量提高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从2007—2016年南疆农村劳动力数量(L)增长率变化来看,2008—2016年南疆农村劳动力由510.42万人增加至755.16万人,增长率偏低,但波动较大,且由于2010—2011年出现负增长,农村劳动力总体数量增加较少。从农村人力资本质量增长率变化来看,南疆农村人力资本培训投资(T)保持稳定增长,且增长率较高;农村健康人力资本投资(H)次之,增长率高,但波动较大;而农村教育人力资本投资(E)早期保持低水平的增长,随着2014年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支持南疆发展,实施南疆高中教育免费政策,出现高速增长趋势,至2016年一跃成为增长最快的人力资本投资途径。


  2模型设定及变量选择


  2.1模型设定


  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柯布研究美国经济投入与产出关系时,创造了包括技术在内的投入与产出关系的科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8],但在劳动力方面,只考虑了数量,而忽视了劳动力质量。因此笔者以科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为基础,引入人力资本投资各因素,考察南疆四地州农村人力资本开发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模型设定为:


  2.2數据来源及变量选择


  研究所需数据均由《新疆统计年鉴》、南疆四地州《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和新疆南疆四地州《统计年鉴》(2006—2017)整理计算所得。


  南疆农业人力资本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因素分析选择变量具体说明如下:


  (1)农业GDP:采用剔除了价格变动影响的南疆农业实际总产值作为反映农业经济发展的指标。


  (2)采用永续盘存法估算的农村物质资本存量(K),计算公式如下:


  (3)农村劳动力数量(L):反映农村劳动力流入和流出及农村人力资本数量开发的强弱。


  (4)农村教育人力资本(E):依据南疆地区教育发展状况,将受教育程度设定为4个层次:小学、初中、中专、高中及以上,分别设权重为1、2、3、4,计算农村教育人力资本存量,反应农村人力资本开发质量。公式如下:


  (5)农村医疗卫生人力资本(H):选取南疆四地州的农村医疗卫生人员数来作为农村医疗卫生投入的计算依据。


  (6)农村培训人力资本(T):南疆地区人力资本培训不仅有科学技术方面培训,还有就业创业等培训,因此采用南疆四地州的农村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及科学技术支出总和作为农村培训人力资本的计算依据。


  3南疆农业人力资本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及地区差异分析


  3.1南疆农业人力资本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分析


  依据科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在eviews6中建立回归模型,并对其进行修正,分析南疆地区农村物质资本投资及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增长的影响作用,建立误差修正模型如下:


  上述结果表明,在长期均衡关系中,南疆农村物质资本存量、农村教育人力资本存量、农村医疗卫生人力资本投入和农村培训人力资本投入的增加均对农业经济发展有正向促进作用,其中教育人力资本投入对农业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最大,医疗卫生人力资本和农村培训人力资本次之,均大于农村物质资本投入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每投入1%教育人力资本,农业经济增长的影响达到2.65%;农村培训人力资本每增加1%,就能促进农业经济发展增加0.93%,可以发现农村劳动力科学文化素质及科技掌握程度越高,越能促进农业经济发展。农村医疗卫生资本每增加1%,农业经济发展增加1.46%,农民身体素质的提高及寿命的延长,可以促进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从而推动农业经济进一步发展。根据误差修正模型估计结果,农村劳动力数量的投入对经济发展呈现显著负向影响,弹性为-0.012。一方面,由于政府积极推动城镇化,发展新农村建设,大量投入资金发展农村教育及医疗卫生服务,农民科学文化素质得到发展,且身体素质得到提高,寿命延长,节省了农业管理人员;另一方面,随着新疆工业园区的建设,南疆工业化得到快速发展,农业技术推广及大规模的农业机械化投入推动农业生产方式向现代化生产转变,过多的劳动力滞留或专业至农村,反而会阻碍农业技术及农业机械化的推广,一定程度上抑制农业经济发展。农村物质资本存量的弹性为0.47,表明农村物质资本投入每增加1%,农业经济增长0.47%。南疆地区早期经济发展以农业为主,物质基础薄弱,农业物质资本投入量又远低于第二、三产业,因此适当增加农村物质资本投入,有利于推进农业经济发展。3.2南疆四地州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发展贡献度差异分析


  从南疆农业人力资本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分析发现,南疆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有显著影响,但很难看出各地州内部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为了进一步分析南疆四地州不同途径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及其差异情况,发掘各地州农业人力资本投资潜力,采用主成分分析法[10],考量南疆四地州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


  (1)因子载荷矩阵分析。利用spss软件分别對南疆四地州农村物质资本投资及人力资本投资各途径进行主成分分析,以上述分析的5个指标的方差贡献率和各因子得分计算南疆四地州经济发展过程中各类资本投资的综合得分。


  (1)从综合得分结果来看,由于南疆农业发展基础薄弱,前期物质资本积累较少,四地州均是以农村物质资本投资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对各类人力资本投资关注较少。其中阿克苏地区综合得分最高(1.0005),农村物质资本投资和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最大,喀什地区次之(1),克州(0.9999)略低于阿克苏地区,和田地区(0.9996)综合得分最低。


  (2)从扣除物质资本存量的综合得分情况来看,农业经济发展最缓慢的克州由于缺乏资金,对物质资本的资金投入能力相对薄弱,反而更加注重人才引进及人才培养,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推动作用的综合得分最高(0.7917),阿克苏地区(0.788)、和田地区(0.7751)次之,经济发展最迅速的喀什地区(0.7718)反而对人力资本投资的重视程度较低。


  (3)从四地州不同途径农业人力资本投资综合得分来看,四地州农民培训对农业经济发展的推动均为最大,近年来,政府对农民经济发展的重视程度提高,积极开展农民培训,建立职业技术学校,号召技术员下乡,建立技术推广站等,对各地州农业经济发展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由于各地州人力资本投入侧重点各有不同,对农业经济发展的推动程度差异也较大。阿克苏地区率先认识到科学文化素质对农业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农村教育投资的综合得分较高(0.2029),仅次于培训人力资本投资,但健康人力资本综合得分稍低(0.184);和田地区及喀什地区对教育的投入综合得分均排在末位,且喀什地区由于资金相对充足,对其他人力资本的投入程度远高于教育人力资本,短期内可以促使农业经济迅速发展,但长期失衡地投入也容易抑制农业经济发展的速度及平稳性。克州由于本身农业经济发展较为缓慢,资金不充裕,劳动力数量、教育人力资本存量和医疗卫生投入对农业经济发展的贡献较为平衡,综合得分保持在0.195左右。


  4结论与建议


  4.1结论


  (1)在新疆南疆地区,农村物质资本及人力资本投入对农业经济发展均有影响。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弹性明显大于物质资本投资。而在人力资本投资的各途径中,农村教育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影响最大,农村医疗卫生人力资本和农村培训人力资本投资次之,但农村劳动力数量的增加对农业经济增长存在小幅度的抑制作用。


  (2)南疆四地州均以农村物质资本投资作为农业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缺乏对人力资本投资的重视。在人力资本投入方面,农村培训人力资本对四地州贡献度较高,农村劳动力数量、农村医疗卫生、农村教育人力资本投资贡献度低,且四地州之间存在明显差异,农村人力资本开发潜力大。


  (3)各地州内部人力资本投资贡献度差异大。阿克苏地区及克州农民医疗卫生投入对经济的推动作用较弱;克州由于经济基础薄弱,短期内劳动力数量对农业经济的推动作用还要大于农村教育人力资本和农村医疗卫生人力资本投入;喀什地区及和田地区对农民教育的重视不足,且喀什教育人力资本对经济的贡献度远低于其他人力资本投资途径。


  4.2建议


  (1)不论经济发展处于哪一个阶段,物质资本积累都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南疆四地州应当保持农村物质资本投入,积累物质资本,同时加大农村人力资本开发力度,合理控制农村劳动力投入数量,推动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同时重视人才引进及人才发展,提高农村劳动力质量,保证有效人力资本积累。


  (2)优化人力资本投入结构。现代农业生产过程中,农业经济的发展越来越依赖于劳动力素质的提高。因此,应该对南疆农业人力资本投资结构进行调整,在人才引进及农民培训的基础上深度开发潜力较大的教育人力资本投资及医疗卫生人力资本投资,促使人力资本投入与经济发展所需人力资本相适应,推动农业经济稳健发展。


  (3)因地制宜,调整农业人力资本投入结构。研究发现南疆四地州的农村培训人力资本投资对农业经济发展的贡献度最高,因此优化农民培训,培养懂技术、高素质的职业农民有利于农业现代化发展。对于教育资本存量推动力量弱的喀什及和田地区,应该大力发展农村教育,在推动义务教育建设的同时,也应当积极建立相应的中高级农业技术学校;对于农村医疗卫生投入推动作用小的阿克苏地区,应该加强村卫生室及乡镇医疗机构建设,引进医疗卫生人员,购置医疗设备,从而保证农民健康,提高农民寿命;对于经济基础较为薄弱的克州地区,加大资金投入力度,用于发展农村教育及专业农民培养,加强人才引进,实现该地区人力资本的深度开发。

核心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