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教育教学类 > 高等教育 > 正文

历史视野中西方高等教育职能的变迁

来源:UC论文网2020-09-09 14:03

摘要:

  摘要:在教育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冲突和选择的过程中,西方高等教育的职能也相应地经历了几大演进阶段。保守主义占主导地位时期,高等教育的职能就是传授知识、智力训练;自由主义兴起之后,高等教育被赋予了科学研究的职能;随着自由主义繁盛时期的到来,高等教育服务社会的职能形成。虽然保守和自由的冲突可能永远不会停止,但二者之间并非存在根本的对立,高等教育的职能一定会在二者的此消彼长中实现一定程度的融合或者实现...

  摘要:在教育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冲突和选择的过程中,西方高等教育的职能也相应地经历了几大演进阶段。保守主义占主导地位时期,高等教育的职能就是传授知识、智力训练;自由主义兴起之后,高等教育被赋予了科学研究的职能;随着自由主义繁盛时期的到来,高等教育服务社会的职能形成。虽然保守和自由的冲突可能永远不会停止,但二者之间并非存在根本的对立,高等教育的职能一定会在二者的此消彼长中实现一定程度的融合或者实现新的演进。


  关键词:西方;高等教育职能;保守主义;自由主义


  尽管现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起源于十二三世纪的中世纪大学,但是西方高等教育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柏拉图“学园”。纵观整个高等教育史,从最初的“典雅大学”到层次类型繁多的现代大学,其职能发生了多次变迁,和其他事物的演进一样,这种变迁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受到各个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综合因素的影响。但是教育的典型特征就是围绕“人”展开的各种活动,人的思想与教育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每个时期高等教育新的职能的出现总是和各个时期占主导地位的哲学思想紧密相连,而且基本上保持一致性和同步性。


  高等教育的职能变迁最明显地体现了高等教育价值取向的演变轨迹,主要经历了三大历史演进轨迹。保守主义占主导地位时期,人文主义教育盛行,高等教育的主要职能是知识传授、理智训练。伴随着自由主义的兴起,自然科学受到重视,科学研究被纳入大学职能范围内,为人文主义教育注入了新的内容,并成为现代大学的精神基础。自由主义繁盛之后人文主义教育受到挑战,科学教育日益重要并占据了主导地位,高等教育的价值取向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高等教育的三大职能最终形成:传授知识、科学研究和直接为社会服务。但是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冲突并未就此停止,二战之后出现了一批反对杜威自由主义的新保守主义,人文主义教育得到复兴并开始和科学教育融合。


  一、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概述


  杜普伊斯·高尔顿在其著作《历史视野中的西方教育哲学》中将教育思想和思想家们划分为两大阵营,即保守主义阵营和自由主义阵营,按照杜普伊斯·高尔顿的观点,我们可以把保守派理解为反对激烈快速的变革,而自由派则赞成这样的变革。教育保守主义肇始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经罗马时期、早期基督教时期,并在文艺复兴时期达到顶峰。文艺复兴之后是早期自由主义者如卢梭开始登场,至杜威乃灿烂一时,其后便出现了保守和自由的斗争和融合以及这种状况的尝试性的解决。这两大阵营在教育哲学本体论、认识论、真理观和价值观方面是针锋相对的。关于人之本性,保守主义最为一贯的信念就是人的本质的二元论,而自由主义者则坚决摈弃二元论;在认识论上,保守主义坚持以人的理性力量为中心,而自由主义则相信经验与科学;关于真理观,保守主义坚持真理的内在价值和永恒性,而自由主义则强调真理的动态性;在价值观上,保守主义坚持价值的绝对性和终极性,而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则是建立在否定任何终极或者绝对价值之上的。但是在一些具体的教育问题方面,比如说课程问题,二者并非泾渭分明。高等教育思想也是在保守与自由的冲突与融合中不断演进并从根本上影响高等教育的价值取向,从而决定了高等教育的职能变迁。


  二、西方高等教育职能变迁过程与特点分析


  教育保守主义处于主导地位时,人文主义教育盛行,高等教育职能最初是以培养高级人才为主,崇尚普遍知识传授的博雅教育理念。文艺复兴以来,人文主义得到长足发展,再加上启蒙运动之后崇尚科学和理性,自由主义思潮初露端倪,科学研究也被纳入到高等教育的职能范围之内。十九世纪中叶以来,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迅速发展,自由主义得到滋养之后便迅速发展起来并盛极一时,大有超越保守主义的势头,人文主义教育受到了极大的挑战。随着自由主义教育思想在美国的崛起,美国人的独立和创新精神促进了高等教育功利主义的进程,高等教育再一次被赋予一项神圣的使命:服务社会。在这一阶段,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冲突最为剧烈,表现在高等教育的价值取向上就是理性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剧烈冲突,但是二战之后,二者在冲突继续的同时出现了融合的趋势。高等教育三大职能中究竟那个最为迫切和重要或者说如何把这三者完美融合仍然是高等教育领域颇具争议的话题。


  (一)保守主义占主导地位时期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保守主义应该是肇始于古希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保守主义教育家当推古希腊著名思想家柏拉图。正是因为看到了希腊实行民主制度是个失败,柏拉图认为政府不可能做到人人平等,因为只有少数人才能做统治者,只有出身高贵的人才需要接受教育以成为合格的领导者。所以,高等教育,从这个词的本义来说只是针对智力超群的人的精英主义教育,而不是针对庸众的大众平民教育。尽管经历了无数的变迁,古罗马自始至终都保留了很明显的等级差别,这样的社会结构使其接受的仍然是依据社会阶层划分而设置的希腊教育模式,只不过带了点实用精神。到了所谓的黑暗时代的中世纪,希腊——罗马式的古典文化渐趋衰败,但是教育和学习得以复兴,并在一些著名的大学的智力生活中达到顶峰,而这一时期产生的大学成为了现代大学的起源,尽管中世纪大学出现了明显的职业性特征,但是大学教育仍然是以理智活动为主。保守主义得到继承和发展,但是中世纪大学学术自由和大学自治的传统却保留下来,成为西方高等教育的精髓之一。到教育史上的新纪元——文艺复兴来临时,教育保守主义达到了巅峰,人文主义教育備受推崇。这一时期的教育家们疾呼回到古典著作,因为在他们看来,古典著作是发展人的智力的最佳途径。在保守主义的支配下,高等教育以传授知识、训练理智为宗旨,对时代的千变万化保持一定的距离,在思索的冥想中研讨过去的文化遗产,对产业革命、技术革命所引起的社会经济变化反应迟缓。尤其是在爆发产业革命的英国,保守主义气息更为浓厚,老牌的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固守着古典与人文教育的宗旨,受教育本身成了一种个人价值的尺度,培养的基本上是脱离实际的“绅士型”人才。


  (二)自由主义兴起时期


  尽管之前我们所讨论的每个历史阶段都对教育保守主义推崇至极,其实在教育理论发展的每个阶段都出现了一些自由化的趋势。比如,古罗马教育家曾提到过实用教育的价值;基督教教育家宣称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时期的思想家们主张个人应该拥有更大的自由。然而,这些自由化的趋势对于教育的主阵营——学校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尤其是高等教育,仍然是主智主义的主阵营。直到十七、十八世纪,作为对人文主义时期唯理智论的反抗,自由主义得以诞生,但是在高等教育领域直到十九世纪中叶工业社会早期,自由主义也仍未撼动保守主义的主导地位。


  自由主义的诞生也有其深厚的社会和政治背景。文艺复兴反对之后,人文主义教育得到长足发展,学者们开始关注人类自身;宗教改革标志着教会权威的终结;随着封建制度的衰落和资本主义的发展,主张建立一个强大民族国家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崇尚科学和理性的启蒙运动猛烈地抨击了旧有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进而推动了整个社会教育思想和体制的变革。启蒙思想家们不仅在意识形态上为近代欧洲教育的总体发展勾勒了基本的蓝图,而且在教育实践中也积极践行这种理念。在高等教育领域,近代科学革命产生的自然科学成果开始进入大学课堂,自由探究的学术风气也在缓慢的萌动之中。随着启蒙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启蒙精神中的自由、民主以及对理性、对真理的追求也逐渐深入高等教育机构,大学开始由单纯的传授知识的教学型向教学科研型转变。这些大学将现代哲学和科学研究引入到大学,改变了以往神学占居主导地位的状况,促进了近代大学向现代大学的转变,促成了相关研究机制的发生和发展,现代大学的主要职能之一——科学研究,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得以确立。洪堡认为,大学的目的应该使学生有可能、或者说它迫使学生至少在他的一生中至少有一段时间献身于不含任何科目的科学,也就是献身于他个人和思想上的完善,从这一思想出发,他反对大学进行带有具体目的的、实用的职业教育,洪堡的教育思想为古典的教育模式注入了新的内容,也可以称之为是新人文主义教育,主张复兴古希腊文化的优秀内容和精神注重领会其中积极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而不在于对古代语言和生活样式的模仿,由他创办的柏林大学以及所形成的大学精神,成为现代大学的典范,其科学研究理念对美国、英国、法国、中国等国的高等教育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自由主义繁盛时期


  早期自由主义者对保守主义的反叛并未在学校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当然这和保守主义教育者的反对有很大的关联。然而新的理论在欧洲和美国的教育者那里仍然得到不断研究,这些教育者对人文主义教育的不满情绪愈发强烈,政治自由的浪潮也促进着师生追求教育的自由。十七、十八世纪开始萌芽的自由主义开始在十九世纪缓慢地发展,最后在二十世纪的美国繁荣起来。以杜威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者针对保守主义提出了针锋相对的观点,其代表作《民主主义与教育》在教育史上第一次将柏拉图的《理想国》和《法律篇》从教育思想的王座上赶了下来。


  工业革命促进了科技、经济社会的发展,推动了政治制度的变革,也带来了文化领域的繁荣景象,哲学、文学艺术、心理学诸方面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从而为十九世纪世界教育改革时代的到来奠定了多维基础。但工业革命在为教育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条件和广阔的发展空间的同时,对教育也提出了新的挑战,并促使教育进行了相应的变革。高等教育在这一时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工业化的发展,要求高等教育不但要培养传统理性、思辨的人才,更要培养大量掌握一门专业技能和实用知识的人才,人文主义教育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因此,高等教育逐渐开始关注社会经济生活。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校长范·海思1904年提出了“大学必须为社会发展服务”的办学理念,高等教育又被赋予了一项新的职能:直接服务社会。他指出“教学、科研和服务都是大学的主要职能,但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所州立大学,他必须考虑每一项社会职能的实际价值,换句话说,它的教学、科研和服务都应该考虑州的实际需要”。埃丝拉·康奈尔在康奈尔大学成立时宣告:“我将建议一所任何人都能受到任何一种学科教学的学校”,他们主张大学职能的发挥要以现实社会需要为转移,忠实地为社会服务和进行职业教育,以满足社会多样化的需求。这是现代大学发展的新观念,是欧美各国大学价值取向的有机融合,创造了独具美国特色的“多元化巨型大学”。在这种价值取向的引导下,美国的州立大学和农工学院都沿着“威斯康星思想”的轨道前进,并且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这种教育思潮也波及到了西方各国的高等教育。


  (四)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冲突和融合时期


  虽然自由主义在和保守主义的抗衡中占据了上风,并很快占据了西方高等教育的市场,但是尊崇人文主义教育的保守主义,作为西方高等教育的传统并未完全让步。随着保守和自由冲突的加剧,许多哲学家、思想家对教育功利主义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人文主义教育在高等教育领域出现了复兴的趋势。正如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所说:教育人们服务于社会并不意味着教育必须集中于掌握实用性的技能。耶鲁追求为学生提供一个宽广、自由的教育面,而非狭窄的、职业性的教育,以便使他们具备领导才能和服务意识。这是耶鲁对自由主义最有力的回击。芝加哥大学校长赫钦斯在其著作《美国高等教育》一书中对功利主义进行了彻底而深刻的批判。他指出:教育是主题为人的教育,教育的目的唯在发挥人性,是人达到完美的境界,教育不应成为可悲的经济工具。他认为大学唯一的目的就是发展理性思考。可以说八十年代,人文主义教育在美国高等教育中的回归以赫钦斯为首的教育家们功不可没。


  二战之后,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冲突仍在继续,但是在冲突的过程中已经出现了融合的趋势。回顾西方高等教育职能演进的这几个阶段,我们可以发现后一阶段的职能都是对前一阶段的扩展和深化,并非是完全取代。从实质上看,高等教育的职能得到不断的拓展和完善,其实将这几种社会职能完美融合也并非不无可能,哈佛大学较早地实现了两种教育思潮融合的尝试,正如哈佛大学校长艾略特在其就职演说中所说的那样,两种教育思潮之间不存在根本的对立,人文主义教育和科学教育之间并不会形成真正的对抗,最终的发展趋势必定是两者的融合和互补。哈佛大学的有效尝试在二战之后得到了认可并迅速得以推广。


  三、关于西方高等教育职能变迁思考和展望


  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冲突和融合是西方高等教育思想演进过程中的一大动力,高等教育的价值取向在不同的阶段便显出不同的特征,因此高等教育职能也随之发生改变。教育的对象是人,这是教育必须要遵守的基本规律;同时教育又要服务于上层建筑,为经济发展增加動力。工业化的进程中,高等教育既要坚守人文主义教育的传统,也要为社会服务,为经济发展做出有益的贡献,但是也只有在西方发达国家才能实现高等教育职能的完美融合,但是争议的声音也是时刻存在。而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这种融合是缺乏相应的社会经济背景的,而且完全融合的需要也没有那么迫切。高等教育职能的最终目标必定是以人为中心的教育机构,还必须回归到人的教育的本质问题上来。因此,二十一世纪的大学应该意识到,社会服务职能只是大学职能的一部分,高等教育必须传承人文主义教育的传统,在进行知识传授和知识创新的同时要保持科学探究的热情,这样才能更好地履行为社会服务的职能。

核心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