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工程技术类 > 工程硕士 > 正文

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标准国际比较研究

来源:UC论文网2020-09-12 10:03

摘要:

  摘要:目前,國内外对于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工作的有关研究和实践还比较少。文章通过全面调研工程教育认证相关组织的官方网站资料和已公开发表的文献,采取国别比较和案例研究方法,浅析一些国家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标准、认证体系、认证发展趋势等。结合中国实际情况提出适当建议,为建立并完善新时代具有中国特色的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提供参考。  关键词: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标准国际比较  随着我...

  摘要:目前,國内外对于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工作的有关研究和实践还比较少。文章通过全面调研工程教育认证相关组织的官方网站资料和已公开发表的文献,采取国别比较和案例研究方法,浅析一些国家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标准、认证体系、认证发展趋势等。结合中国实际情况提出适当建议,为建立并完善新时代具有中国特色的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提供参考。


  关键词: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标准国际比较


  随着我国工程硕士研究生招生比例的提升和数量的快速增加,在工程本科生教育专业认证的基础上,逐步建立并完善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体系和注册工程师资格认证制度,既是满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应用型工程技术和管理人才的客观需求,也是我国高层次工程教育走向世界并使之成为制定国际标准的重要依据的历史契机。


  一、各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发展现状


  专业认证是指由本领域的行业协会、专家学者、工业界人士通过评估对达到既定教育质量标准的专业予以认可。在认证过程中发现不足,并加以改革完善,以提高教育质量。目前,全球关于高校工程教育和工程师国际互认的协议主要有《华盛顿协议》《悉尼协议》《都柏林协议》《亚太工程师计划》等,国际认可的工程教育认证机构主要有美国工程与技术认证委员会(ABET)、欧洲工程认证联盟(ENAEE)等。


  作为世界第一工程教育大国,我国的招生规模和在校生规模均位居世界第一。截至2017年底,我国有407个培养单位进行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涉及40个工程领域。根据教育部2015年教育统计数据,我国当年全日制工学(含工程)硕士研究生招生人数为19.9万人,约占全日制硕士研究生招生总数的34.9%;工程硕士研究生在校生人数为55.5万人,约占硕士研究生在校生总数的35.0%。[1]


  过去30年来,美国授予的协士(Associatedegree)、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占全球科学与工程领域授予学位的30%。美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程度高,覆盖面广,以本科层次为主。截至2017年底,ABET对美国624所高校的3242个工程教育类专业开展了认证评估,其中,通过认证的本科层次工程教育类专业数为533个,硕士层次工程教育类专业数为47个。这47个硕士层次工程教育类专业主要授予科学硕士学位(MasterofScience),授予工程硕士学位(MasterofEngineering,ME)的专业数为8个,分别为生物和生物医学工程(BioengineeringandBiomedicalEngineering)、化学工程(ChemicalEngineering)、土木工程(CivilEngineering)、工业工程(IndustrialEngineering)、计算机工程(ComputerEngineering)、电气与电子工程(ElectricalandElectronicsEngineering)、机械工程(MechanicalEngineering)、环境工程(EnvironmentalEngineering)。可以看出,美国工程硕士学位已认证专业比例偏低,认证发展缓慢。


  欧洲于2004年正式启动欧洲工程教育认证计划(EUR-ACE)。2008年,欧洲工程认证联盟执行委员会正式通过了《欧洲工程教育认证计划标准》。目前已有包括英国、德国、法国等14个国家加入了欧洲工程教育认证联盟,其中11个国家获准对硕士层次的工程教育类专业进行认证,并获得了EUR-ACE认可,与欧洲工程教育认证计划的认证标准、流程和结果相互认可。EUR-ACE共认证了34个国家的2815个项目,其中,硕士层次的项目数量为1609个。[2]


  2018年,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CEEAA)受理了机械、计算机、化工与制药类专业等375个本科层次工程教育类专业认证申请,目前已有159所高校的51个本科专业通过了认证;而硕士层次工程教育类专业仅在机械工程、材料工程、冶金工程、动力工程、控制工程、化学工程、交通运输工程7个领域进行了一些认证评估工作,其他领域尚未涉及。[3]


  从规模上看,中国的工程类专业数量远超欧美国家,但完成专业认证的数量却远低于欧美国家,发展空间较大。总体来说,各国硕士层次工程教育类专业认证发展缓慢。


  二、欧美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标准比较


  综观美国ABET、欧洲EUR-ACE、英国ECUK、德国ASIIN的通用标准,类别多样,层次丰富,有很多相似之处,也有各自的特点。通过对比,其共同点主要有如下三点。其一,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国学士和硕士层次的工程教育认证通用标准的侧重点不同,但都在同一个认证体系之中,且由同一个认证组织机构负责认证。硕士层次的认证标准是学士层次的拓宽和延伸。硕士层次工程人才不仅要对所学工程专业领域的知识具有更全面、深入的理解,还需对专业前沿具有敏锐的意识;不仅需要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而且要具备高超的领导能力,特别是领导跨学科团队的能力,以及在国际化环境下有效工作的能力。


  其二,均对专业认证设立了通用标准,涉及学生学习成果、课程体系、毕业要求、师资队伍、学校硬件设施等多个方面。尽管各国的通用标准不变,但考察内容和标准会随工程专业的发展不断调整,以保证人才满足行业、企业的需求。


  其三,以学生学习成果为导向,关注学生在学期间的进步与毕业后的综合水平。除了通用标准,各国还对不同类别的专业制定了专业标准,作为对通用标准的细化和补充,使专业认证更具针对性和专业性。专业标准的划分通常以各专业领域为单位,而非具体专业,充分尊重高校专业设置的自主权。


  其不同点主要包括如下五点。其一,认证对象不同。美国、英国、德国的通用标准针对的是认证专业,法国的通用标准考察的对象是申请专业认证的学校,这是由于法国高等教育体系和人才培养机制不同于其他国家。


  其二,認证标准因学历层次而异。美国、英国的通用标准都划分了学士和硕士层次,根据不同层次的需求制定通用标准的具体维度与细则。德国在通用标准里未对学士和硕士层次进行区分,但德国在具体专业标准中划分了学士和硕士层次,且部分专业标准从学士层次就划分了研究型和应用型,鼓励高校有的放矢地培养各类、各层次人才。


  其三,通用标准内容有一定差异。美国ABET的通用标准对学校教学设施、师资力量以及课程要求较高,注重学生学习成果和专业的持续改进;欧洲EUR-ACE和英国ECUK的通用标准更关注学生技能,包括知识与理解、工程分析、工程设计、调查研究、工程实践、沟通与团队合作能力等,对专业的持续改进未做明确要求;德国ASIIN的通用标准更关注课程、考试等硬性设置。


  其四,与职业资格认定关联紧密程度不同。在美国、德国等国的工程教育认证体系中不涉及职业认证内容,而英国的注册工程师制度比较完善,其一大特色是将教育专业认证与注册工程师认证紧密衔接,将高等院校的不同类型和层次的学位项目与对应的注册工程师基本教育水平要求相对应,建立起了完整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与注册工程师相统一的制度体系。通用标准根据其不同等级注册工程师的学位要求划分认证层次,各层次的认证标准在深度和广度上有所区别,教育专业认证和注册工程师认证同属一个组织机构,统筹设计认证标准和程序,确保了二者无缝对接。[4]


  其五,对硬性技能和软性技能的要求不同。欧盟国家的标准侧重于对硬性技能的具体阐释,对工程分析能力中所解决问题的范畴、类型、难度、新颖性作了更为具体的界定,并明确了硕士层次工程人才在处理复杂问题、跨专业问题、领域内新问题等的能力要求;而英国的标准侧重于对软性技能的要求,如进一步深化了技术/商业领导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职业与社会责任感等方面。


  三、案例研究


  (一)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工程专业本—硕认证标准对比


  根据2017年底的官方数据,ABET已认证的工程硕士共有8个专业,其中有7个来自路易斯维尔大学,因此选取该校作为案例进行分析。通过对比发现,路易斯维尔大学只对“专业培养目标”和“学生学习成果”进行了细致划分,硕士与学士认证标准在内容、门类上基本一致,但硕士层次专业认证要求更高,且部分专业有额外条件。


  一方面,与学士相比,硕士层次专业的认证标准更注重学术水平和实际工程经验。路易斯维尔大学生物和生物医学工程硕士专业认证目标的教育维度上,将“终身学习”升级为“前沿知识和终身学习”,强调毕业生须展现专业人员必需的高水准学术知识和实际工作经验;在“就业机会”标准中增加了专业研究和学习能力;并增添新标准“具备高水平的分析能力,掌握前沿课题知识,且能够独立自主进行研究”。由此可见,硕士层次更注重“前沿知识”和“研究能力”。


  另一方面,硕士层次专业认证标准要求的层次更高,更强调对科学技术的运用。路易斯维尔大学化学工程专业学士与硕士层次的认证标准几乎没有区别,只在“解决问题”板块中,硕士层次将“应用数学等知识识别化学工程问题并设计方案进行解决”的能力改为“应用数学等知识识别高级化学工程问题并设计方案进行解决”,即硕士生应能够解决更高难度的工程问题。本科生的交流沟通能力着重强调口头和书面交流,而对于硕士生则强调利用科学技术手段进行有效交流。由此可见,硕士层次更加注重“解决高难度工程问题”和“应用科学技术手段”的能力要求。


  将路易斯维尔大学与ABET一般标准进行对比发现:路易斯维尔大学的“专业培养目标”标准更为具体,集中在就业机会、领导力和沟通能力、终身学习能力、认知与责任等方面。由此可见,工程硕士更强调综合素质,在学习成果方面对专业能力有更高的要求。


  (二)北航中法工程师学院


  法国工程师职衔委员会(CommissiondesTitresd’Ingénieur,CTI)是针对工程师学历教育和工程师文凭认证的学历教育认证机构,认证对象是高校,其工程师资格证书具有学术性和职业性的双重特征,与EUR-ACE的认证结果相互认可。CTI非常重视欧洲化和国际化导向,在教育国际化背景下,法国工程师学校多与其他国家的高校或学术机构签署合作协议,共同培养工程师。


  2005年,在中法两国教育部的支持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法国中央理工大学集团共同创建了北航中法工程师学院,是我国第一家引入法国工程师学历教育的工程师学院。中法工程师学院借鉴法国工程师学历教育体系和培养模式,强调以多学科教育和多模式教育、多元化培养模式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其中,多学科教育涵盖技术培训以及经济、人文和社会科学的教育;多模式教育指以项目、案例研究、实验和实习为教育内容,使学生能够学以致用,培养创新能力;多元化培养方式包括联合培养、校企合作、国际交流等。学员毕业同时获得法国工程师职衔委员会颁发的认证证书和EUR-ACE认可。


  中法工程师学院实施法国“预科—工程师”与我国“本科—硕士”相融合的“本科—硕士”一贯制培养模式,总学制6.5年,其中本科4年,研究生2.5年,采用弹性学习年限,通过课程学习、实践训练、学位论文相结合的培养方式,在本科(预科)阶段强化法语、数理、人文等基础知识的培养,硕士(工程师)阶段实施具有学科交叉和工程实践特色的通用工程师教育。同时,阶段性颁发毕业证和学位证,本科阶段结束时,考核合格的学生可以获得北航颁发的本科毕业证书以及“数学与应用数学”“信息与计算科学”“应用物理学”“工程力学”四个专业之一的学士学位;研究生阶段结束时,考核合格的学生可以获得北航颁发的研究生毕业证书和“系统工程(学术型)”或“工业工程(专业型)”硕士学位及法国工程师职衔证书。


  中法工程师学院作为国际化人才培养改革实验田,接轨国际一流认证体系和培养体系,引领示范我国高等工程教育改革发展,值得学习和借鉴。


  四、总结与建议


  欧美各国的工程专业认证标准值得我国学习与借鉴,为我国建立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认证体系提供一定的参考。


  其一,通识教育在本科阶段比较重要,对学生的培养聚焦在相对基础的专业知识,研究生阶段的教育更注重专业化培养。因此,各个专业在培养目标、培养方式上的侧重点各有不同,专业之间的多样性比较明显。学士和硕士的工程教育认证标准应在统一的框架范围内,与学士层次专业相比,硕士层次专业的考察维度可通过整合有所侧重和增减。


  其二,在统一的通用标准下,专业标准须更具包容性,应按照专业和类别制定专业标准,在通用标准和专业标准之间,应更注重专业标准的制定和考察,要有比较细化的专业标准。在具体的标准制定和考察过程中,应该对学生专业能力、专业素质培养提出更高的要求。


  其三,通用标准的制定应以学生学习成果为导向。工程教育认证贯彻的教育理念有助于督促学校的专业建设以学生为中心,更多地关注学生个体的考察。例如,为专业的每一类学生制定特定的教育目标及个性化培养方案,定期对每位学生教育目标的达成情况进行监测评估并适当地进行调整,培养学生的工程专业能力,提升毕业生的就业竞争力和职业发展潜力。


  其四,工程专业认证标准与工程师职业资格认定标准应有效衔接。这方面应该向英国学习,衔接好专业认证与职业资格认证。建议将注册工程师与工程专业认证的组织纳入统一的领导机构,统筹设计认证标准和程序,认证时对申请者的教育背景进行区分,若申请者毕业于已认证专业,则精简部分认证程序与要求,提高注册工程师认证的效率,也进一步提升工程专业认证的信誉度和吸引力。


  其五,借鉴北航中法工程师学院等机构的宝贵经验,积极与国际权威行业协会组织和高校接轨,在发挥自身优势的同时引进国外先进教育理念和优质教育资源,建立具有自主特色的人才培养体系和模式,培养国际通用工程师人才,探索创新高等工程教育新模式,培养工程领域领军人才。

核心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