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像懦夫一样退缩,要像勇士一样战斗 这句话咋解释

雯浩天使 2021-09-19 09:31 170 次浏览 赞 87

最新问答

  • 蝴蝶圆舞曲

    不要怂,干

    浏览 388赞 73时间 2022-05-21
  • 寻找美食的虫

    金庸、倪匡、古龙都是勇士。 出身诗礼传家的金庸,自幼喜读古诗文,有扎实的国文功底。一9四0年他读高中一年级时,曾写了一篇嘲讽训导主任的寓言《阿丽斯漫游记》。结果因“亵渎师长,败坏学风”而被革出校门。然而,这篇文章不仅显露了金庸的文学才华,也充分展示了他敢于反抗强权,追求真理与正义的精神和勇气。 到衢州中学后,金庸开始向东南地区的一家大报《东南日报》投稿。替他取了一个笔名——“查理”。“查理”撰写的《一事能狂便少年》、《千人中之一人》等文章,陆续在《东南日报》副刊《笔垒》上发表,得到好评。 一9四一年一二月漆日,又一篇署名“查理”的文章:“‘人比黄花瘦’——读李清照词偶感”发表在《东南日报》副刊《笔垒》的头条。金庸对南宋词人李清照的名句,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解读:“李清照以‘人比黄花瘦’为得意,而抗战的巨潮并不曾完全夺去这种思想。”“我是对现代一切吟风弄月,缺乏战斗精神的思想提出。我控诉那种自我怜惜的心理。”金庸认为:大敌当前,不应成为弱不禁风的懦夫,而要像勇士一样坚强,能挺立在风雨中。在当时抗战的大背景下,金庸提出这种观点,无疑对振作国人的精神和信心是大有裨益的,但其中蕴涵的对弱者的蔑视,显然不无少年人的偏激。 到重庆后,他的文学创作也没有停歇,他后来对北京教授、金庸小说研究严家炎说:“我在重庆时,曾经写过短篇小说,题目为《白象之恋》,参加重庆市举办的征文比赛,获得二等奖,署的是真名‘查良镛’。题材是泰国华侨的生活,采用新文学的形式。”笔者曾在重庆档案馆查找抗战期间重庆市举办征文活动的相关档案,遗憾的是缺失。因不知道征文发表于何种,也无法在收藏抗战期刊十分丰富的重庆图书馆寻觅,殊为憾事。 金庸写的《白象之恋》无缘拜读,而他写的长篇小说《如花年华》却让笔者窥见了一斑,饱了眼福。这就是发表在金庸自己主编的《太平洋杂志》创刊号上的、以“查理”为笔名的长篇连载。这第一章有9000字左右。小说写一个名叫王哲的南洋侨商之子,不幸父亲去世,遗留了大笔财产待他继承。一9岁的他,回国在江南某城海滨外文系念书。他母亲是一位美术素养极高的,从小有绘画天赋。一天,俩在海滨游玩,绘画写生,邂逅一个失去妈妈的吧岁女孩,便由此开去……小说文笔清新,节奏明快,语言活泼流畅,采用了金庸自己说的“新文学形式”撰写。金庸在创刊号“本期内容”栏目中,这样介绍它的梗概:“《如花年华》长篇创作,描写孩童的天真,青年的热情,爱情的真挚,人生的命运等。格调高超,意境清艳,每章自成一段落。” 一9四5年二月,创刊号甫一面市,三000册不久便罄。这给金庸极大的鼓舞,于是,他便积极编辑《太平洋杂志》第二期。长篇小说《如花年华》的第二章也已脱稿,后来,因为金庸及其合伙人无法筹措到第二期的印刷经费,而不能付梓问世。出自金庸手笔的一段精彩的小说创作,便与第二期的其他稿件一起丢进了字纸篓。面对如此困窘的局面,金庸无奈地放弃了把《如花年华》继续写下去的念头。一部长篇佳构就这样不幸地流产了,是作者的悲哀,也是读者的遗憾。 抗战时期,金庸在重庆撰写小说,可以说是他二十几年后成功地创作大量武侠小说的练笔,也是他文学事业的啼声初试。 站长点评:当年金庸与梁羽生订下武侠小说之约时,曾想过笔名的问题。后来决定把自己名字的“镛”字一分为二,成为“金庸”。这就成为了他的笔名。金庸先生也用过其他的笔名,例如用姚馥兰(英文“Your Friend《你的朋友》”音译)写影话,如用林欢这笔名写影话也写剧本,在读者中间也曾留下较深刻的印象。 金庸与古龙不得不承认是两位大师,金庸开创了新派武侠,而古龙则开拓了近代武侠小说新纪元,据说也是由他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武侠美学。   金庸的博闻强识与深厚的思想,使得他的小说于平淡无奇之中显出或是高山流水或是飞湍直辖,初见似平白无物,带到统览全篇一气呵成,贯风直入散了笼罩在眼前的阴霾,便得山得水尽享其文之美,其势之奇,其气之浩,其性之直。金庸先生的小说之中除了“强极则辱,情深不寿,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之外,至今我还没有看到什么名言警句,似是湖海游士的白话,但只要浅解其意,便得到如极光般的美妙绚烂。先生之文好比一首诗,若中国功近利断章取义地读,但求大解其意实在是殄天物,犹如读《梦游天姥吟留别》时,只读“仙之人兮列如麻”一句,岂非糟践前人的心血,倒不如不读。   古龙的小说言辞之妙直可以比诗词歌赋,常能在一篇之中选出大段经典之言,实在可誉为“警世通言”。然而其内容之丰富自不可与金庸相比(《笑傲江湖》中的论酒、《射雕》中的大汗)。古龙的小说往往是言他人之不敢言,想他人之不敢想,一点笔墨就使得正邪更易,胜败相悖,一言之中常能伏笔于千里之外,不过有的难免牵强,实在不干断言何处为好何处为坏。边读边走,往往如登游名山,常常峰回路转,绝处逢生,于断壁绝崖处大道坦然,于通幽曲径路断桥塌、一步三易找不到出路,欢呼雀跃时晴天霹雳。一篇文章截成几段,每段也都颇具古龙之风。   相较之下金庸先生得古人诗词之神意,而古龙先生则得古人诗词之言语。金庸文章如地下水,忽见清泉涌上,追根溯源方知不知不觉中已是惊心动魄千回万转,于河床之中肆意游走,行云流水畅通无阻,读者舒畅之极。古龙则如大流奔走,忽中国忽缓忽曲忽直,一切尽都是在眼前的惊心动魄,有时不寒而栗,有时热血奔腾,时时冲出意料之外,不免也有奔出情理之外。   古龙的小说读一节便有一节的感悟,有一节的曲折,金庸则是不通读全文不知道其中的奥义。所以金庸易读而古龙好懂。   以上全为个人观点,只是觉得自己看了这么多金庸与古龙中国有点知道

    浏览 388赞 55时间 2021-11-11

不要像懦夫一样退缩,要像勇士一样战斗 这句话咋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