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的出发地是哪

欧阳小七 2021-09-18 16:16 443 次浏览 赞 60

最新问答

  • 卓木木收藏

    瑞金
    于都
    长汀
    宁化

    下面为正文

    江西于都河畔的中央红长征出发地纪念园,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由集结广场、纪念广场、长征渡口、中央红长征出发纪念馆等组成。
      在集结广场,地面镌刻了一幅巨大的中央红长征路线图,路线图上标明中央红是从雩都(于都)开始了二万五千里的漫漫长征之路;纪念广场上也矗有“长征从于都出发”的主题雕塑;而在中央红长征出发纪念馆前的一块巨大石碑上,还刻着红色醒目的“长征源”三字。它们向前来参观的人们诉说,于都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起点。
      “长征从于都出发”的主题雕塑。

      于都县的一份县情简介亦称,1934年10月,中央机关、中革委和中央红主力8.6万人集结于都,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于都从此作为“地球上的红飘带”的起点载入史册并闻名世界。
      然而,在福建长汀县中复村观寿公祠,展示的一幅长征路线图标注的长征出发地却有四地,龙岩的长汀、三明的宁化以及赣州的瑞金、于都。观寿公祠建于明末清初,是福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福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82年前,1934年9月30日,红九团就是从长汀观寿公祠出发,开始了战略转移。
      事实上,长汀、宁化、瑞金、于都四地的红色旅游都在打“红长征出发地”牌。宁化、瑞金对外也称是红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出发点。2007年,宁化还斥资2092万元建设了红长征出发地纪念园。
      长汀、宁化、瑞金、于都,到底哪里是中央红长征的出发地呢?还是长征出发地本来就是多个地方,而不仅限于一地?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相关论文和发现,长汀、宁化、瑞金、于都四地的史研究都曾就长征出发地发表过相关研究论文或文章。
      2003年10月,时任宁化县委史研究室主任吴登洲在《福建史月刊》发表了一篇题为《宁化作为中央红长征起点县之一的地位不容动摇》的文章。
      上述文章称,宁化县委、县正在湖村镇锣鼓坪筹建“中央红长征出发地纪念碑”,并开发东方入闽作战、彭湃县等旧址,作为在2004年10月举办中央红长征70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一份厚礼。但却有人提出了质疑,认为中央红长征起点县只是江西于都,而否定了闽西长汀、宁化、瑞金与于都等4个起点县的历史事实。
      吴登洲在文章中列举了以《选集》第一卷等五份史、史证明,宁化与长汀、瑞金、于都等县同属中央红长征起点县的历史地位。《选集》第一卷(1968年版)《论反对帝国主义的策略》第151页注释中记载:“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国工农红第一、第三、第五团(即红第一方面、亦称中央红),从福建西部的长汀、宁化和江西南部的瑞金、于都等地出发,开始战略性的大转移。”
      长汀县委史研究室原主任康模生也曾于2006年1月在《福建史月刊》发表论文称,近些年在报纸杂志上不提福建长汀、宁化,而只说江西的瑞金、于都是中央红长征出发地。这显然是不够全面客观的,也不是实事求是。康模生认为,中央红长征出发地不是在一个地方,而是在福建、江西的几个地方出发。红九团是中央红中率先出发的长征部队,也是惟一一支不在于都境内集结而离开中央苏区的中央红,长汀是中央红九团长征出发地。
      2006年,时任中央史研究室室务委员、第一研究部主任黄修荣在长汀纪念红长征研讨会上的讲话也称,长汀是红长征的出发地之一。
      而在2006年9月,时任于都县委史办主任黄鹏生在《史文苑》发表《揭秘长征出发地之争》一文中提到,长征出发地之争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长征开始到共和国成立前,这一阶段从的人到普通的红战士,从国内到国外,基本上说中央红从于都(1957年前称雩都)出发,未发现其他不同说法。
      中央红长征出发纪念馆前的石碑上刻着“长征源”。

      美国作家的《西行漫记》对中央红长征出发的描述是,“当整个红实际上已经集中到赣南雩都附近时,长征的命令就颁发了。长征是从1934年10月16日开始的。”根据当时的翻译吴黎平说,《西行漫记》中关于个人经历和长征问题都是同志亲口介绍,记录整理后还经同志审阅过。
    第二阶段,自1949年全国解放后至1985年,这一时期在各类文献、著作中长征出发地由“一地”变成了“四地”,即江西的瑞金、于都和福建的宁化、长汀。
      “一地”变“四地”的根据源于1951年10月出版的《选集》第一卷的注释,注释称,“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国工农红第一、第三、第五团(即红第一方面),从福建西部的长汀、宁化和江西南部的瑞金、于都等地出发,开始战略性的大转移。”
      第三阶段,1985年至2002年,这一时期,史权威部门的表述中“四地出发”修正为“两地出发”,即瑞金、于都出发。1985年中央史研究室主编的《中国历史》(上卷初稿)及1991年该书修正后的版本,皆称“10月10日晚,中央、中革委率红主力五个团及中央、委机关和直属部队共8.6万人,分别自瑞金和于都地区出发,实行战略大转移”。从此以后,在一些文献著作中,长征出发地一般不再提长汀、宁化。
      第四阶段,2002年后,这一时期中央史研究室的同志亲临长征出发地考察,又召开了全国性的纪念长征出发理论研究会,史权威部门和绝大多数史工作者基本统一了认识,史界基本认同于都出发的说法,同时也还有少部分同志持瑞金出发的观点。
      2002年9月,中央史研究室主编的《中国历史》第一卷上册改编后出版,对长征出发地改为以下表述,“10月10日晚,中央红开始实行战略转移。中央、中革委机关也由瑞金出发,向集结地域开进。10月16日,各部队在于都河以北地区集结完毕。从17日开始,中央红主力五个团及中央、委机关和直属部队8.6万余人,踏上战略转移的征途,开始了著名的长征。”
      黄鹏生认为,上述表述保留了原版第一句话,是由于当时的瑞金对中央史研究室考察人员提出了,但这种表述已明确肯定了中央红出发地就是于都。
      黄鹏生的文章还透露,2005年11月,赣州市委组织召开有瑞金、于都的和史工作者参加的全市红色旅游理论研讨会,会上市委强调长征出发地问题不要再争了,明确由瑞金打“红都”牌、于都打“长征牌”、宁都打“反围剿”牌、兴国打“将”牌、大余打“三年游击战争”牌,并把它们称为赣南红色旅游的“五朵金花”。
      上述文章还提到,按理,长征出发地应该没有再争议的必要了;不过,史和史界的个别同志仍然有,瑞金市委史办刘良、解放后勤指挥学院王健英等同志仍坚持认为瑞金是长征出发地。2003年,刘良在《的文献》第5期发表了《中央红长征始于何时何地考》一文,王健英也发表了《中央红长征出发地和时间考辩》等两篇文章坚称瑞金是长征出发地。公开显示,刘良曾是瑞金市委史办原副主任;王健英是“突出贡献”,原解放后勤指挥学院历史学教授。
      即便如此,直至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中央红长征出发地的争论仍未有定论。长汀、宁化仍坚持“四个出发地”的说法;瑞金则称是中国工农红(中央机关)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从瑞金的云石山出发的。
      云石山是一座海拔较低的小山包,坐落于瑞金市城西19公里处的云石山乡境内,是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1934年7月)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中央委员会、中央局、事委员会等中央机关各部委驻扎地。云石山,虽然山势不高,但1934年10月,中央机关和红一方面主力,是从这里出发开始长征,因此又被称为“长征第一山”。
      2016年9月11日,中央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长征出发地是多元的,不是一个地方。就中央红而言,瑞金是中央首脑机关的出发地,于都是中央首脑机关和红主力四个团(中央红一、三、五、八团及中央第一、二纵队)的集结出发地。各部队接到中革委命令时所撤离的地方,均可视为长征出发地。长征出发地不是唯一的,而是多元的。
      不过,石仲泉说:“瑞金和于都是主要的,但并不排他。”

    所以红长征的出发地是哪?

    瑞金
    于都
    长汀
    宁化
    四个地方

    浏览 228赞 53时间 2022-06-08
  • 大唐帝国皇帝

    红长征时间:从1934年10月17日中央和中央红从瑞金出发开始,至1936年10月22日红二、红一方面会师结束。红长征历时两年零五天。
    按长征时的行政区划和习惯称谓,红长征经过的省为14个:江西、福建、广东、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西康(原为四川一部分。
    长征第一渡——于都

    于都地处江西省南部。东邻瑞金市,南连会昌县和安远县,西接赣县,北毗兴国县和宁都县。于都这座建置于汉代,古名雩都,并有“六县之母”之称的小城,至今已有1370多年的历史。然而,它真正名垂青史的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作为中央红长征出发地。平缓朴实的于都河从这里已流过了千百年,如果不是因为长征,它不过是一条普通的河流,但从1934年10月起,于都河渡口成为长征第一渡。

    于都东门渡口头,留有一小段的浮桥,岸边一块巨石上,有当年参加长征的杨成武题写的“长征渡口”四个大字。站在由船只搭起的半截浮桥上,望着日夜长流的于都河水,不由把我的思绪带到1934年10月17日傍晚,就是在这个渡口,红战士们成4路纵队,通过这座浮桥开始了伟大的两万五千里征程。无数的火把,将于都河水映得通红,映照着出征的队伍远去。

    如今,河水依然静静地流,不变的是河水,变了的是河畔的纪念碑园,碑园中心的碧绿草坪上,高高地耸立着一座双帆型纪念碑,高10.18米的纪念碑寓意是、朱德、周恩来及中央和红机关于10月18日在东门渡口踏上长征征途;碑身为双帆造型,寓意是中央红由此扬帆出征;顶端的五星中刻有镰铁锤,红色碑园背景镶嵌着它,象征着红色的土地养育了战士;碑中间为“中央红长征第一渡”九个大字。

    在中国作家魏巍的笔下,于都是“地球上的红飘带”的出发地。在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笔下,于都是“前所未闻的”的开篇。在埃德加·的笔下,于都是“惊心动魄的史诗”的卷首。在中国人的笔下,于都是“民族伟大长征精神”的起源。静静的长征第一渡,以丰碑和纪念碑的名义,永远成为一道让世界惊奇的风景线,一个让儿女世代敬仰的永恒的红色景点。

    浏览 414赞 128时间 2022-04-27
  • 小猪行天下1212

    红长征出发地,为何最后归结瑞金为红长征总的出发地。这首先源于的总结:“我们从瑞金算起,总共走了367天……,走了二万五千里,这是一次真正的前所未有的长征。”的话一锤定音,把红长征出发地统一确定为瑞金。这很好理解,毕竟瑞金是中央、中革委所在地,是苏维埃共和国首都。以中央机关、中革委和中央红出发地瑞金统称“红长征出发地”最科学。其次长征作为震惊世界的壮举,后人在总结和编写历史时,必须要确定一个总的出发地。比方说开始发动武装斗争时,除南昌起义,还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后来在确定建节时,选择了八一南昌起义作为建节。全国各地解放日不同,但最后将1949年10月1日国庆日这天统一确定为中国解放的日子。统一确定瑞金为红长征出发地也是一样的道理。

    “红长征从瑞金出发”这一历史定论,最终为学术界明确概定,也得到全国公认。编写了历史教科书,绘制了全国统一的从瑞金至延安的长征路线图。公务员库,也是把瑞金作为正确选项。

    近年来,有些学者提出“长征从于都出发”、“长征出发地多元说”,后人的这说、那说,毕竟都只是个人的学术观点。长征距今已经整整86年,年代久远。对已经久远的重大历史,今人有疑义,必须坚持“亲历为实,首创为准,当时定论”的原则。按照这一原则,的定义有至高无上的的权威。1934年10月10日,随中央机关和中央纵队离开瑞金云石山,从这里开始举世闻名的长征。不仅是长征全程的亲历者,更是长征的者,是统帅,的话有无可辩驳的权威和说服力。而且的定义,不仅是他个人的定义,也是中央第一代集体的定论,的第一代集体有许多都是参加过长征的老同志。今人的所有调研文章,哪怕调研的再详实,都不可能超越和中央集体的定义。


    所以,从对长征出发地的定义,以及中央和中央史部门权威确定的概念来看,严谨的说“红长征出发地”只能是瑞金,是瑞金的专属名号。其它的地方,只能说是“红长征出发地之一”。如果长汀、宁化、于都等地,包括湖南桑植,单独强调自己是“红长征出发地”,就有不严谨和偷换概念之嫌。

    关于这个概念,无需太多繁琐的论证,以上的概述就足以证明。凡是读过小学、上过初中的国人,都懂得“长征从瑞金开始”这个概念。80多年来,全国一直都是传承“长征从瑞金出发”的历史定论。2005年以前,于都人也没有争议。为何这十多年来,于都会不惜与瑞金闹翻的代价,全力争夺“红长征出发地”这个名号,这就要从于都的上级赣州市一个发展战略设计说起。

    史料记载,1934年10月16日,按照中央和中革委的统一部署,参加长征的红一方面各团在于都河北集结完毕,17日,、朱德、周恩来、张闻天、博古,中央、委机关、直属部队,以及各团约8.6万人,分别从于都河各个渡口渡过于都河,踏上漫漫的长征路。所以,过去史、史是将于都作为“红渡口”、“红长征集结地”来定义。 那么,为什么于都会违背已成定论的长征出发地概念,从“红渡口”、“红长征集结地”,逐步演变为“红长征出发地”,最后公然建碑刻字,向全世界打出“长征从于都出发”这样的模糊概念呢?这源于2005年赣州市委的在瑞金召开的一次会议,这次会议提出了一个“亮化赣州红色文化”的发展战略,提出打造赣南红色文化旅游地“五朵金花”:瑞金主打红色故都;宁都县主打一、二、三次反“围剿”胜利;兴国主攻“将县”;大余县是三年游击战争主阵地;而于都县,则扛起“红长征出发地”的大旗。

    为达到这个目的,于都在上作了大量的工作,请国内一些权威的史进行研讨,发表了部分证明于都是“红长征出发地”的文章。还邀请了一些演艺界人士到于都造势助威。近年来,于都县民间人士利用自媒体,微信公众号,抖音,互联网等,宣传瑞金是假的长征出发地,于都才是真的,从而引发了瑞金与于都两地“口水战”。

    在两地部分激烈论战的过程中,于都把这赣州高层设计的这一发展战略逐步付诸行动,从一开始弄的“长征第一渡”,然后到“红集结出发地”。到最后,在没有权威部门认定、做出于都是“红长征出发地”结论的情况下,将“集结”两个字扔掉,正式对外宣称“长征从于都出发”。将原来碑刻为“中央红长征第一渡”,改为“中央红长征出发纪念碑”,并在于都红长征出发地纪念园树立起大型雕上镌刻“长征从于都出发”。在于都中央红长征出发纪念馆前碑刻“长征源”。至此,于都从宣传造势开始,到付诸实际实施,最终事实上完成了赣州市打造于都为“红长征出发地”的战略构想。

    赣州这一战略设计,于都县一系列以“红长征出发地”、“长征从于都出发”的纪念碑、大型雕,以及对外宣称于都是“红长征出发地”,是违背史实的。因为,除少数所谓的史权威个人的调研文章肯定,并没有上级委和史部门的正式认定。史,哪怕是具有职务的史所发表的言论、调研成果,都只能作为学术的交流,不能也无权用个人的观点去推翻已经公认、经中央和史部门已经做出结论的重大历史概念。如果地方未经上级委和史部门正式认定,都能按照地方的需要,随意曲解、或者断章取义已经概定的重大历史概念,那危害是相当严重的。从这点来看,赣州市、于都县这种做法明显是犯了历史虚无主义和历史实用主义的错误。

    首先,这样做是不讲政治的表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充分利用地方的传统文化优势发展经济没有错,但前提是要尊重历史,尤其是重大的历史概念。说,长征从瑞金出发。领袖的话就是政治,不能不听。讲政治的表现首先要与中央保持一致,与领袖的讲话保持一致。

    其次,长征概念,并不止是瑞金和于都乃至赣南的事,也不是哪一级地方可以随意割裂定义的。长征是全中国一种不屈不挠、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精神的一种体现,长征精神已经成为融入中国人里的血液,容不得任何人随意的篡改。随意篡改历史,伤的不仅是瑞金的心,也是伤害了全体国人的认知权,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浏览 275赞 129时间 2022-04-19
  • 、人生海海

    红长征出发地瑞金兴国石城宁化长汀,于都算不上只是路过地,全国员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浏览 364赞 54时间 2021-12-30
  • 猫咪灰灰

    瑞金是中央首脑机关的出发地,于都是中央首脑机关和红主力四个团(中央红一、三、五、八团及中央第一、二纵队)的集结出发地

    浏览 231赞 95时间 2021-10-18

红军长征的出发地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