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娱乐节目是文化的一种表现

拜托各位了!!! 资金有限什么是度量文化进步与落后的标准

花葬夏季 2021-09-18 16:17 478 次浏览 赞 80

最新问答

  • 飞翔的等待

    让我们互相抚摸5个地方,用7种方式接吻,最后用9种姿势……”

      近日,著名作家萨尔曼·拉什迪因小说《小丑萨利玛》中的这一句对白,上了英国《文学评论》杂志“烂床戏文学奖”本年度入围。该奖创立目的在于“重视并制止当代小说中蹩脚、恶俗、轻率和多余的性描写”。中还包括世界级大师加西亚·马尔克斯。

      镜头转向国内,日前举行的北京文艺论坛上(详见今刊2版头条报道),200多位学者就“市场经济与文化”话题展开激烈辩论。有明确认为,2005年中国电视传媒全面进入时代,文化若替代文化,将变得十分危险。

      在国内某些学者眼里,“烂床戏文学奖”算是文化化典型了吧。且慢,如果将这一奖项移到中国又如何?假使鲁郭茅巴老曹诸名家入围该奖又会如何?且先不说这一奖项能否办起来,即便上述几位经典作家中的任何一位榜上有名,恐怕都要引起有关人士的不适,更有可能招至读者。可见,这字眼在中国并不那么“”。

      在这里,有的学者不仅默认市场经济是文化化的“罪魁祸首”(这种观点不值一驳),还误将文化化等同于文化媚俗化。可见他们既昧于对市场经济文化形态的了解,更不懂为何物。文化的化与媚俗化看起来有相似之处,比如二者都有着取悦读者(消费者)的外在表现,不过,使人快乐,媚俗却使人无知。文化化是文化大众化的一种手段与表现形式,而文化媚俗化实际上却是文化的庸俗化、无聊化。当下中国文化领域的致命伤在于文化艺术的媚俗化,而非化。比如近些年来扭曲史实的各种“清宫戏”,其实是打着旗号的媚俗化。

      这场“市场经济与文化”的讨论,可以说是今年大环境对二十多年来中国市场化改革反思在文化领域的一种体现。这种反思还体现在比如《北京文学》杂志等单位历时两年搞的“向当代文坛进言”等活动上面,从近日该活动揭晓的获奖篇目来看,无疑是一场“市场经济与文学”关系的讨论。

      然而,如果忽视了文化化与媚俗化二者的区别,类似反思恐怕还是流于肤浅。实际上,自上世纪90年代那场所谓人文精神大讨论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似乎至今仍没有摆脱对市场经济的惶惑与迷失心态。那一场讨论反映的是人文知识分子一开始面对市场化大潮时的举足无措。如今,这种惶惑与迷失心态则表现为,要么动辄以纯文化、纯学术的名义高调反市场经济,要么彻底地臣服于金钱,连灵魂都拿到“市场”上沽卖。归根结底,其实都是知识分子缺乏自由精神的表现。

      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在其著作《至》中认为:“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前一种可能性不言而喻,后一种可能性可以说指的是。作者还指出,在“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的附庸”的情况下,才可能使“我们成了一个至的物种”。而有些人却担心起文化化会导致“至”。———问题是,我们的文化真的已经站在了“一场滑稽戏”舞台前了吗?相较之下,不言自明。(

    浏览 222赞 123时间 2022-05-02

如何理解娱乐节目是文化的一种表现

拜托各位了!!! 资金有限什么是度量文化进步与落后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