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日本的医院相比有哪些不一样?

丹丹5678 2021-09-18 16:42 306 次浏览 赞 125

最新问答

  • 深圳吃吃

    从“山景医院”眺望波特兰市区

    两年前,借去美国旅行的机会,参观了西海岸波特兰市的几所医院,大开眼界。

    到了波特兰,在朋友的热心带领下,参观了俄勒冈健康与科学(简称OHSU,包括一个医学院和数个研究机构)。有显示,OHSU常年排在全美医学院的前十名,研究类的综合排名也是名列前茅,癌症研究更是一大亮点。

    2008年,OHSU接受了一亿美元的慈善捐助用于癌症研究,捐赠人是举世闻名的“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和夫人佩妮奈特。知道“耐克”不稀奇,但知道“耐克”总部所在地距波特兰仅40分钟车程的人却未必多。这次因时间关系没能去“耐克”总部,期待下次。

    OHSU建于山顶,被誉为“山景医院”。从波特兰市区可以开车来也可乘坐名叫Tram的缆车从山下直达医院。一座城市里有缆车运行,听起来挺浪漫的。朋友说,他的女儿在医学院读书,暑期曾在这里做义工,每天乘坐缆车上下班,既好玩又开心。

    温馨的候诊区

    乘着暮色到达医院,门诊已结束。站在候车室旁的阳台上眺望,盘山公路似一条银带向山下蜿蜒,波特兰的魅力在万家灯火中璀璨徐徐地展开。一座城不需要太大,只要有山有水,便一定会灵气生动,的确不假。

    在医院的走廊上且走且看且听,令人耳目一新。圣诞节刚过,圣诞树上的彩灯闪烁依然。偌大的候诊区,在柔和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寂静安宁,沙发茶几软椅书报杂志电视等一应俱全。与其说这里是医院,不如说更像五星级酒店的大堂。

    路过急救室,门毫无征兆地开了,两位推出一辆手术车,车上躺着满身插满管子的病人。生分界的现实感,令人没有勇气看第二眼,唯有默默祝愿。

    与OHSU毗邻的儿童医院,生活气息更加浓郁。若不是供用的椅上竖着挂吊针的金属杆提醒,到处像儿童乐园,貌似随便停下来,就可以弹弹琴,玩玩积木什么的。

    走廊上挂着一幅幅童趣横生的画,有的令人忍俊不禁,有的令人童心大振。家属休息室,如同温暖的会客室,沙发茶几电视饮水机俱全,更有免费使用的笔记本电脑。

    OHSU、儿童医院和退伍人医院的建筑物即又相连,从顶端楼层可以直通。说来有趣,从儿童医院进OHSU参观完毕,原路返回时,那道自动门却无论如何也不开启。纳闷中,撞见一位推车路过的。朋友询问后得知这是一条“单行路”,从OHSU进入儿童医院需要ID卡。得知我们的车停在儿童医院门前,热情地让我们跟她“进关”,省了我们从OHSU正门出去再绕远路去停车场的辛苦。

    曾听在美国当医生的说过美国退伍人医院的一些事儿,十分好奇。为什么会为退伍人建立一个单独的医疗体系?退伍人医院与其他医院相比有什么不同?整天与伤残病人打交道的医生来自哪里,医术如何?脑子里充斥着一个又一个问号。没成想,波特兰退伍人健康医疗中心(英文全称是Veteran Affairs Portland Health Care System,简称VAPORHCS)就在OHSU隔壁,两栋建筑物间有封闭式空中走廊连接。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说到美国退伍人医院,得先了解一下美国退伍人节。美国联邦设有很多公共假日,如元旦、马丁路德金诞辰日、日、华盛顿诞辰日、退伍人节、感恩节和圣诞节等。退伍人节(Veterans Day,简称VA)为11月11日,全国上下举行各种庆祝和纪念活动,如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退伍人节,华盛顿越战纪念墙旁的纪念仪式等。从到公民,无一例外地向退伍人尤其是参加过历次战争的退伍人表示敬意。

    美国退伍人事务部(UnitedState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简称VA),成立于1989年,从雇员人数来看,是仅次于美国国防部的第二大内阁部门。有人说,美国退伍大兵是“穿着破装的流浪汉”,如今却享受着世界一流标准的待遇。VA向他们发放包括伤残赔偿补助金、养老金和税收优惠在内的津贴补助,为他们建立专门的医疗保障系统,资助他们接受再教育和职业培训,后安葬服务等,VA每年还会获得来自的预算,用于退伍人的健康管理、心理和人服务等方面。

    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经常可见印有“VA”(请别看错了哦,不是)字样的指示牌,告诉人们去退伍人医院怎么走,由此可见退伍人医院的数量应该不算少。

    沿着走廊,三步一停五步一看,从设计风格到物品陈列,与OHSU和小儿科医院没什么两样,令人仿佛置身于美术馆休息区,亦或酒店大堂,愣是和医院搭不上边儿,当然这都是表面印象。听朋友说,美国退伍人到VA医院看病,支付的医费由伤残程度来决定。一般来说,伤残指标达50%以上完全免费,10%到40%之间的医疗费也寥寥无几。非伤残退伍人就诊和体检时,则要支付一定比例的医疗费。

    波特兰退伍人医疗中心有277张床位,362名医生,1051名,去年门诊为90351人,做了7444台手术。朋友还说,许多持有美国医生执照,拿J1签证在美国医院工作的外国医生,工作期满后,为保持工作的连续性,有的会选择到退伍人医院做志愿者,一边奉献社会,一边提高医术水平,美国社提倡的“美国志愿精神”在这里得到了完整良好的体现。

    披着茫茫夜色,踏上归途。几小时的走马观花,对由OHSU医院、两家著名儿科医院、一所眼科中心和退伍人波特兰健康医疗中心组成的Marquam山医院集有了基本的了解。

    信息的时代,介绍医院如何如何好的美文时常成为众人推送的对象,无需在这里浪费笔墨。如非要把和美国的医院进行对比,以走廊墙壁为例,以我井蛙的眼光来看,后者的文字、照片和绘画令人目不暇接。

    文字通常是医院介绍、健康讲座和各种信息。从管理层到医生,每家医院都介绍的非常详细,有的甚至连新来的住院医也隆重推出。几位亚裔医生的面孔调动了我们的好奇心,试图通过名字判断他们是哪国人,结论只能猜个大概而已。一幅幅或抽象或写实风格的绘画,令医院变得温馨有加。

    记得在儿科医院,与一位三十多岁的白人妇女同乘一部电梯下楼。见她拎着两个鼓囊囊的大包,朋友热情地打招呼寒暄。她快地回应道:因为女儿在这里住院,她每天来一次,带很多东西回家洗漱。我很喜欢西方社会中陌生人之间的对话状态,亲切自然,就像和邻居唠家常。

    美国之行,游走于几个城市间,见缝插针参观医院并写下见闻观感,得感谢给我布置任务的“双料”医生,还有朋友的热情向导。

    浏览 365赞 138时间 2021-12-13

美国和日本的医院相比有哪些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