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教育教学类 > 高等教育 > “量产”的词汇学意义正文

“量产”的词汇学意义

来源:UC论文网2019-04-02 17:46

摘要:

  先看例句:①我国最大马力拖拉机开始量产。(人民网―《人民日报》2005年10月24日第16版)②台三个月后量产流感疫苗。(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年5月5日第3版)  ③“空中小轿车”开始量产。(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年12月9日)  ④在刚刚闭幕的上海车展上,几乎所有国内厂家都推出了电动汽车。几乎所有厂家都高调宣布,它们的量产电动车将在明后年投放市场。(王政:电动车...

  先看例句:①我国最大马力拖拉机开始量产。(人民网―《人民日报》2005年10月24日第16版)②台三个月后量产流感疫苗。(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年5月5日第3版)


  ③“空中小轿车”开始量产。(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年12月9日)


  ④在刚刚闭幕的上海车展上,几乎所有国内厂家都推出了电动汽车。几乎所有厂家都高调宣布,它们的量产电动车将在明后年投放市场。(王政:电动车热的冷思考。人民网2009年5月6日)


  ⑤大众最疯狂的计划:布加迪威龙今年9月量产。(人民网一《人民日报》2005年2月24日)


  ⑥据《重庆晚报》报道:日前,位于重庆市西彭的西南铝业公司传出喜讯――制罐材料研发取得突破,已具备量产能力,铝制易拉罐从此实现中国造。(人民网2009年4月30日)


  ⑦我首款最新混合动力系统的油电混合动力轿车量产。(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年12月14日)


  以上实例告诉我们,人们以前的习惯说法“批量生产”由于词语紧缩而迅速词汇化。尽管“量产”与“批量生产”的理性意义完全相同,“量产”就是“批量生产”的意思,语法上也大同小异,二者的语法位置基本相同,只是“量产”可以直接作定语,如例④⑥,而“批量生产”作定语时后面需加“的”;但是,语用的求简原则使得人们更易接受“量产”。我们相信,用不了多久,“量产”便会被现代汉语类词典收录,从而取得词的正式户口。


  “量产”是词汇化的结果,除了有词汇化的意义外,更给我们一个词汇学上的启发,那就是词语紧缩是词(或语素)的意义增多的重要途径之一。查《古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8年12月第1版),“量liang”的义项有:①量器,如升、斗、斛等;②容量,限量;③度量,气量;④估量,衡量;⑤量词,双。查《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5年6月第5版),“量liang”的义项有:①古代指测量东西多少的器物,如升、斗等;②能容纳或禁受的限度;③数量,数目;④估量,衡量。以上两部词典清楚地告诉我们,“量”以前还没有“批量”的意思。但我们坚信,随着“量产”的深入人心,随着“量产”的收入词典,“量”必然会增加一个义项“批量”;“量”又是一个较能产的语素(词),于是“批量”意义的“量”以后恐怕不止“量产”一个成员,“量×”会随着语用需要而不断添丁。关于这一点,“工程师”意义的“工”早已给了我们证明。查商务印书馆1983年1月第2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此时的“工”还没有“工程师”的意义,这时“工”的义项只有:①工人和工人阶级;②工作,生产劳动;③工程;④工业;⑤一个工人或农民一个劳动日的工作;⑥(~儿)技术和技能修养;⑦长于,善于;⑧精巧,精致。而到了1996年7月第3版时,“工”却有了“工程师”的意义,从而增加了“工程师”这个义项:①工人和工人阶级;②工作,生产劳动;③工程;④工业;⑤指工程师;⑥一个工人或农民一个劳动日的工作;⑦(~儿)技术和技能修养;⑧长于,善于;⑨精巧,精致。并且,“工程师”意义的“工”很能产,“张工”、“李工”“高工”等“×工”只要需要就可出现。很显然,“工”取得“工程师”的意义就是词语紧缩词汇化的结果,是语用求简原则让人们将“张工程师”、“李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紧缩成了“张工”、“李工”、“高工”,久而久之,“工”便有了“工程师”的意思,“工程师”也就成了“工”的一个新义项,后来被词典收录,便取得了正式户口。


  大家知道,“词的多义性是语言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一个词在新出现时一般是单义的。但是。由于语言中的词同客观事物比较起来,数量总是有限的,随着客观事物的发展和人们对客观事物认识的深化,不可避免地要用原有的一些词来表示有关的其他一些事物。这就造成了词的多义现象”(胡裕树主编《现代汉语》增订本,上海教育出版社1987年6月第4版)。但是这里所说的还只是词(语素)的意义增多的外部原因,词(语素)的意义到底是如何增多的,有哪些途径等,还需要从语言的内部去找原因。汉语有古今之别,古汉语词汇以单音节为主,这时单义词变成多义词当然离不了比喻、引申等方式。语言在追求简省的同时也要求明确,于是汉语词汇有了复音化(主要是双音化)趋势。所以,这时汉语中词的意义增多,音节伸长恐怕也是途径之一。据《古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8年12月第1版),“挥”的“散发”义当与“发挥于刚柔而生爻”(《周易・说卦》)有关;“弄”的“欺侮,作弄”义当与“于是秦王乃见使者,曰:‘赵豹、平原君,数欺弄寡人”’(《战国策・赵策四》)有关;“将”的“扶持,扶助”义当与“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木兰辞》)有关;“仰”的“仰视”义当与“不仰视天而俯画地”(《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有关;“化”的“焚烧”义当与“昔者先王……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礼记・礼运》)有关;“空”的“天空、空中”义当与“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有关;等等。而到了现代汉语阶段,言文一致,概念的最初表现形式许多时候往往用的是短语形式,音节繁复。而人们使用语言在保证了意义明确的前提下,总要尽量追求简省,同时,人们的语用惰性也总是希望把现成的东西固化下来,作为下次使用时的现成构件。于是现代汉语中词语紧缩便大行其道,许多的成语和双音节词就是这么产生出来的。久而久之,词语紧缩也就像比喻、引申等一样,成了词(语素)的意义增多的途径之一。事实上,语用就是一个让词的音节不断伸、缩(伸长、缩短)的过程,伸长是为了丰富、明确,缩短则是为了精练、简洁。而就在这词语音节的不断伸缩过程当中,有时就造成了词(语素)的意义的增多。所以,从汉语的发展历程来看,词语音节的伸长或缩短都应该是词(语素)的意义增多的途径之一。


  至于“批量生产”为什么不紧缩成“批生”、“批产”或“量生”等的形式,那与人们的紧缩习惯有关,这里我们不打算多谈。我们要说的是,“批量”紧缩成“量”就增加了“量”的义项,如果能紧缩成“批”,那增加的当然就只能是“批”的义项了,而这与我们前面所说的词语紧缩是词(语素)的意义增多的途径之一并不矛盾。而“生产”紧缩成“产”从而让“产”增加一个“生产”的义项,这个工作在很久以前就完成了。我们手头没有第1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2版上的“产”就有了“生产”这个义项:①人或动物的幼体从母体中分离出来;②创造物质或精神财富,生产;③出产;④物产,产品;⑤产业。这又一次证明了词语紧缩是词(语素)的意义增多的途径之一这个道理。


  这就是“量产”给我们的启发。由此我们可以推知,现代汉语词典中某个词(语素)的某个释义如果就是其紧缩前的短语形式,那么,它的这个义项一般就是通过词语紧缩而来的,是短语词汇化的结果。它也可以让我们预知,像现实生活当中经常听到的“刘局”、“王队”等说法,久而久之,是会分别增加“局”、“队”的“局长”、“队长”义项的。词语紧缩是词(语素)的意义增多的途径之一这条规律,应该有其词汇学意义,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写数值)
Email:
QQ: * (填写数值)
文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