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经济管理论文 > 国际经济与贸易论文 > “以邻为壑”的贸易政策与国际资源价格正文

“以邻为壑”的贸易政策与国际资源价格

来源:UC论文网2019-03-04 08:12

摘要:

  在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经济高速增长,美日欧经济复苏带来原材料进口需求增加,金融市场投机和美元贬值等因素的共同推动下,21世纪初国际自然资源价格快速上升。国际资源价格上升的行情始于2002年,价格...

  在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经济高速增长,美日欧经济复苏带来原材料进口需求增加,金融市场投机和美元贬值等因素的共同推动下,21世纪初国际自然资源价格快速上升。国际资源价格上升的行情始于2002年,价格呈快速上升趋势,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点;2008―2009年,国际资源价格回落,但2010年再次上升到高点。截至目前,国际资源价格虽有所回落,但依旧在高位震荡。


  在全球货物贸易中,20%左右的是自然资源贸易,其中21个国家的自然资源出口占世界资源出口总额的80%,且有9个国家自然资源出口占该国GDP的五成以上。在资源价格高涨的背景下,贸易干预政策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如2004年WTO成员国中仅有49个国家使用出口税,而到2012年已有93个国家使用出口税。随着国际自然资源出口限制政策增多,使用频率增大,进口国与出口国之间围绕自然资源产品的贸易矛盾日益突出。


  一、文献综述


  自然资源产品出口限制不仅仅是一个贸易问题,而且是一个政治问题。国际资源价格上涨后,各国制定的贸易干预政策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Piermartini(2004)认为资源出口限制不是一个好的政策,会扭曲价格信号,造成资源分配效率低下和无谓损失。Evenett(2012)发现使用出口限制的频率越来越高,2009年出口限制被称为一国对外商歧视的第九大措施,2012年成为一国继救市、贸易救济措施、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之后的第五大经济管理政策。Felice和Marder(2012a)指出中国在原材料中采用的是“以邻为壑”的政策。Collier和Venables(2012)认为出口限制政策效率低下,建议资源进出口国应该相互合作,相互协调,相互获益。Anderson(2012),Bouet和Laborde(2010a),以及世界粮农组织(2011)指出,2007―2008年的出口限制导致了食品价格水平波动和上升。TheoDani,Locard和Ruta(2012)指出资源价格上涨促使政府采取出口限制政策,出口限制导致世界资源供应减少,供应减少进一步导致价格上涨,进而又采取更严格的出口限制。Martin和Ivanic(2008)指出国际大宗农产品价格高企,使得低收入国家不得不依靠贸易干预政策来管理国内市场的风险,出口限制和进口关税政策已经频繁使用。Martin和Anderson(2012)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分析了两次国际资源价格高企时进出口国贸易政策对资源价格的影响。


  国内学者蒋荣兵(2012)指出,目前许多发展中国家在资源性产品贸易中采取限制出口的贸易政策。邢斐等(2012)研究发现,中国稀土产业集中度低,若对稀土出口进行征税,则下游国会对最终产品出口进行补贴,征税效果并不明显。黄先明(2013)则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分析了国际资源出口限制的原因,并提出“三个转变”应对国际资源出口限制。虽然近年来学者对资源贸易干预政策研究逐渐增多,但在一个框架中分析研究国际资源价格飙升条件下的贸易干预政策博弈机理的文献还不多见。


  二、模型设定


  本文拟通过局部均衡模型,应用微观博弈分析方法,分析国际资源价格飙升条件下资源进出口国采取何种贸易政策来应对国际资源价格飙升,即分别分析资源进出口国单独行动、非合作博弈下、合作博弈下(一次合作博弈和重复博弈)及WTO体制下的贸易政策制定策略。


  1.参与者。资源进口国(集体)记为I,资源出口国(集体)记为II,两个国家政府都是由选民选出,由选民组成的利益集团具备强大的游说能力;WTO争端机构记为W,参与者集合记为N={I,II,W}。


  2.参与者选择行动的次序。作为在国际市场上居于垄断地位的资源出口国(整体)II为先行动者,具有较强依赖性的资源进口国(整体)I为后行动者。


  3.国际贸易资源和价格。国际贸易的资源为A,资源进口国和资源出口国的价格分别是p和p*。各国需求函数分别为由需求价格建立的线性需求反函数:d(p)=a-p,d*(p*)=a*-p*。


  4.假设资源A在两国都生产且要利用一种特定生产要素,投入产出系数为1,假设是生产资源A的特定要素,资源进口国和资源出口国特定要素总供给分别为:S=x,S*=x*。同时假设资源出口国更多拥有特定要素(即x*>x),从而资源出口国可以出口资源A。从而两国资源特定生产要素A的利润函数分别为px和p*x*。


  由于外部冲击因素导致国际资源A价格飙升,资源出口国贸易干预措施假设为出口税,出口税使得资源A国际价格高于自由贸易价格,从而p*=pw-t*,t*为出口国对资源A征收的税收,pw为国际价格;资源进口国为应对国际资源价格高涨采取进口补贴来弥补消费者损失,从而p=pw-t,t为资源进口国国内补贴。


  国际均衡价格可以通过资源进口国和资源出口国的市场出清来决定。即d(p)+d*(p*)=S+s*,从而pw=a+(-x-x*t+t*)。同时在市场出清时,资源进口国净进口定义为m=d(p)-x,且等于m=1/2(Δx+t-t*),Δx=x-x*,出口国财政收入t*m=t*(d(p)-x)。三、微观博弈分析


  (一)国际资源价格飙升,出口国、进口国各自制定贸易干预政策


  1.国际资源价格飙升,出口国制定贸易干预政策。


  外部冲击导致国际资源A价格上升,出口国消费者福利受损。假设出口国政府是由选民选举产生,从而面临利益集团的竞选压力,需要保护消费者集团利益,制定在国际资源价格高企条件下保持国内价格水平短期变动不大的政治纲领。政府的目标函数是生产者剩余、消费者剩余和财政收入的最大化。政府根据资源价格高企条件下各集团利益来制定政府政策并在政府目标函数中赋予生产者剩余、消费者剩余和财政收入的不同权重。


  由于国际资源价格飙升使得出口国消费者福利受损,为了保护消费者集团利益,因此在政府目标函数中,消费者剩余的权重要大于生产者剩余和财政收入的权重。假设消费者剩余在基准剩余之下cs*,那么政府制定政策时的目标函数就是:


  ??A=p*x*+t*m+γ*cs*-θ*(cs*-cs*),如果(cs*-cs*)>λ(1)


  在(1)式中,??A为出口国政府的福利,γ*为在国际资源价格飙升条件下政府赋予消费者剩余的权重,θ*为损失转移系数且大于0,意味着出口国政府福利与国内消费者福利成正比。通过出口国政府目标函数对出口税的一阶差分可得(微分推导省略):


  t*=,且>0(2)


  经济学含义:国际资源价格受外部冲击飙升时,在资源出口国市场中,消费者剩余福利受损,受消费者利益集团压力和要求,资源出口国政府为保护消费者利益,增加国内供给,维护国内低价,则必须对出口资源征收高额出口税。资源出口国贸易干预政策将进一步推高国际价格。


  2.国际资源价格飙升,进口国制定贸易干预政策。如国际资源A价格上升,进口国政府将面临竞选压力,需要保护消费者这一利益集团,制定在国际资源价格高企下国内资源价格水平变动不大的政治纲领。进口国政府同样根据资源价格高企下政治利益集团来决定政府政策,并在政府目标函数中赋予生产者剩余、消费者剩余和财政收入的不同权重。消费者是一个较大的利益集体,在选举中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从而政府的目标函数为:


  w=px+tm+γcs-θ(cs-cs),如果(cs-cs)>λ(3)


  在(3)式中,w为进口国政府的福利,γ为在国际资源价格高企下政府赋予消费者剩余的权重,θ为损失转移系数且大于0,意味着进口国政府福利与国内消费者福利成正比。通过进口国政府目标函数对出口税的一阶差分可得(微分推导省略):


  t=,且>0(4)


  经济学含义:国际资源价格受外部冲击飙升时,在资源进口国市场中,消费者剩余受损最大,受消费者利益集团影响和要求,资源进口国政府就必须保护消费者利益,从而降低进口关税,增加进口补贴,稳定国内资源价格。


  (二)国际资源价格飙升,进出口国分别在非合作博弈和合作博弈下制定贸易干预政策


  1.国际资源价格飙升,进出口国在非合作博弈下制定贸易干预政策


  在博弈论分析框架中,式(2)和(4)代表了在国际资源价格飙升下进出口国的非合作单边贸易干预政策。假定世界仅有资源进出口国(集团),等式(2)和(4)则是资源进出口国在给定贸易伙伴政策下的最优政策。在非合作博弈中,纳什均衡政策可以在等式(2)和(4)由纳什均衡条件决定(微分推导省略),即:


  t=-+(5)


  t*=-+(6)


  经济学含义:国际资源价格受外部冲击飙升时,在给定贸易伙伴国政策下,资源出口国(集团)整体福利上升,福利上升源于出口关税水平较高于初始出口税和最优关税水平;对资源进口国(集团)而言,整体福利水平受损。贸易双方都制定相应贸易干预政策会导致政策效应降低,资源出口国消费者福利进一步受损;而资源进口国则需通过进口补贴保护消费者利益,双方贸易干预将进一步推升国际资源价格。


  2.国际资源价格飙升,进出口国在合作博弈下制定贸易干预政策


  (1)进出口国基于一次合作博弈的贸易干预政策。在资源价格上升时,资源进出口国(集团)会通过鉴定贸易协定或合作协议共同应对资源价格上涨。特别是在资源进出口国政府已经意识到非合作纳什均衡的贸易干预政策会导致国内干预政策失效且增加双边贸易成本时,则出现贸易合作的可能性。假定纳什均衡贸易谈判中,资源进出口国(集团)具有相同的议价能力,每个国家都尽力使得整个国家福利最大化并制定最优贸易政策。合作博弈下的均衡出口税和进口补贴分别为(微分推导省略):


  (t*-t)(2-γ-θ)=0(7)


  (t-t*)(2-γ-θ)=0(8)


  经济学含义:从式(7)和(8)可以看出,资源进出口国贸易干预政策是一个中性政策。非合作博弈下纳什均衡关税政策并不能改善消费者利益,贸易报复政策导致更大福利损失,因而制定一个比非合作博弈下更高的关税政策显然不明智。资源进出口国政府可以根据利益集团和目标福利函数来选择同样水平的贸易政策,在税率之间选定一个比非合作博弈下更低的一个关税政策。


  (2)进出口国基于无限次合作博弈的贸易干预政策。假如国际资源价格高企时,资源出口国在第一期偏离了合作,制定了较高出口关税,则资源进口国在下一期采取进口补贴(相当于出口税的水平)作为报复惩罚,双方贸易干预政策在国内效应相互抵消,贸易协定合作失效。假定在纳什均衡博弈中资源出口国政府意识到贸易成本大于贸易收益时,最优贸易政策是合作,并假定由选民选举产生的资源出口国政府不是唯一一期政府,则该政府会考虑贸易干预政策对其国际声誉的损害并招致贸易伙伴国报复。


  假设δ为福利未来价值的贴现因子,δ∈(0,1),政府贴现率的折扣δ=,从而资源出口国合作的福利现值为w*(t*C/tC),其中w*(t*C/tC)为资源贸易双方都采取合作方式时出口国的福利。偏离合作状态的动力在于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剩余w*(t*N/tC)+δ,该式的前半部分为在第一期中假定在资源进口国合作情况下资源出口国制定的、非合作情况下出口税所获得的福利,后半部分为资源进口国在后期中采取非合作进口补贴下、出口国政府实施出口税所得的福利。在无限期轮流出价博弈中,资源出口国政府维持合作而不实行出口税的唯一子博弈精炼纳什均衡结果为:w*(t*C/tC)>w*(t*N/tC)+δ(9)


  经济学含义:在重复无限次博弈中,资源出口国政府必须在贸易干预政策的现值和未来收益之间进行权衡,如果该届政府关心下一届的福利目标函数甚于当届,则资源出口国必须具备足够的耐心并加强与贸易伙伴国未来的合作。


  (三)国际资源价格飙升,进出口国在WTO机制下制定贸易干预政策


  假定资源进出口国均为WTO成员,双方可以根据本国相关部门在国际资源价格飙升下受损程度来制定出口税和进口补贴的水平。如果国际资源价格飙升使得国内相关利益集团受损非常严重,即ε=ε*=,则制定较高出口关税tH*和较高进口补贴tH;倘若相关利益集团受损较轻,即ε=ε*=,则制定较低的出口关税tL*和较低的进口补贴tL。如果贸易伙伴一方认为另一方征收的出口税或进口补贴过高,则起诉WTO争端机构。假设WTO机构通过调查取证核实损害的概率为α∈[0,1],以资源出口国为例,资源出口国宣告本国所受损害高于实际损害,则其收益为:


  α??A(tL*;ε/tH)+(1-α)??A(tH*;ε/tL)(10)


  式(10)表明WTO争端机构可以通过调查取证,拥有α的概率证明资源出口国所宣告的损害不实,从而面临进口国的报复,进口国将给与本国消费者较高的补贴,从而出口商不得不设定较低的出口税。如果WTO不能通过调查证明出口国的真实状况,则资源出口国可以(1-α)的概率实施高出口税。


  资源出口国根据本国实际损害制定贸易政策的支付为??A(tL*;ε/tL),在国际资源价格飙升时,假定资源进口国福利良好状态下激励出口国揭露真实损害的约束条件为:


  α??A(tL*;ε/tH)+(1-α)??A(tH*;ε/tL)<??A(tL*;ε/tL)(11)


  假定资源进口国损害严重下激励出口国揭露真实损害的约束条件为:


  α??A(tL;ε/tH*)+(1-α)??A(tH;ε/tH*)≤??A(tL;ε/tH*)(12)


  唯有WTO机构通过调查取证核实损害的正确性概率为1时,上面两等式的激励约束不存在。


  经济学含义:在资源国际价格飙升条件下,在WTO体制内,WTO争端机构通过调查取证核实损害的概率越高,则资源出口国制定高关税的动机越低,从而合作可能性就越高。


  四、结语


  本文通过局部均衡模型分析了在国际资源价格飙升条件下,资源进出口国政府在非合作博弈下、合作博弈下、WTO体制下贸易政策的制定。在国际资源价格受外部冲击飙升时,资源进出口国政府的目标函数受本国利益集团的影响,一般来讲,资源出口国倾向于征收出口税,资源进口国倾向于提供进口补贴,各自的战略性贸易政策最终导致政策在国内失效并进一步推高国际资源价格。作为理性社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各国政府必然选择一个合适的税率或者补贴来应对国际资源价格上涨,特别是在重复博弈或在WTO体制下,资源出口国单独实施较高出口税最终必然遭致资源进口国的报复和WTO的制裁,因而在国际资源价格飙升条件下,各国共同应对成为一个最优选择。


  中国是一个资源稀缺国,正遭受“资源之殇”,一方面,某些资源存在过度、无序开发;另一方面,美欧等发达国家时常对我国贸易政策吹毛求疵。近年来我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遭遇两起争端败诉(中国原材料案和中国稀土案),这一方面表明我国有关方面对国际贸易规则还不尽熟悉,贸易干预政策效果并不如愿。同时也启示我们,如果自然资源国内政策工具和资源贸易政策的效果等同,则我们宁愿选择那些不违反国际规则的国内政策工具来替代一经实施就会触犯国际规则的贸易政策工具。

核心期刊推荐


发表类型: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标题: *
姓名: *
手机: * (填写数值)
Email:
QQ: * (填写数值)
文章:
要求: